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嫁给浏阳的男人


2016-05-17 14:07:29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刘长虹
 
这世上的事儿,有时候,任谁都说不清道不明,比如说我们家,我上面三个姐姐,父母为生我这个带把儿小子,传宗接代,和国家计划生育打了近十年“游击战”,到不惑之年才如愿以偿。生下我时,父母那个高兴劲儿啊,就甭提了,为给我这个老幺儿过个风光的满月宴,一向节俭的他们,一咬牙把家里唯一的耕牛都给杀了。但是,用老父亲的话说,我这个儿子到头来算是替别人生替别人养了——长大后,为了一个心仪的女孩霞,我居然狠心离开父母,去浏阳做了别人家的倒插门女婿。

霞是我大学同学,是个独生女,她父母不愿让她出嫁,只招女婿上门,当时年轻气盛的我,为了爱情,居然不计一切后果,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她家住在浏阳大围山镇某乡村,当时那经济面貌,比我西北老家还贫困。初来的时候,看到陌生的山,陌生的水,陌生的人,以及那些我一句都听不懂的浏阳方言,我的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伤感。在我老家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上门汉,两年半,三年一过就滚蛋!”言外之意,三岁小孩都清楚,倒插门女婿是个低三下四的角色,通常不倒三年就被人家扫地出门了。刚入赘那段日子,我总是问自己:浏阳这个地方,我是不是来错了,三年后会不会也被扫地出门?好在丈母娘一家都对我十分热情,一来就把我亲生儿子看待,要不我怕早就待不下去。

时间长了,我才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不光霞一家对我很好,浏阳这个地方民风朴实,在这里做倒插门女婿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乡亲们不仅没人把我当外地人相看,而且都对我关照有加。以至于,我很快就习惯了浏阳的生活,并爱上了浏阳这个地方,当然初来时的那种伤感之情,也早就云消雾散了。

我和霞好歹也都是大学生,长久呆在农村自然不是回事儿,但岳父岳母身体一直都不太好,家里又有十几亩地,这注定我们在短时间内是走不开的。这也就是说,要想在浏阳大围山镇立足,就必须先学会扒犁种地。虽说我老家也在农村,家里也有土地,但我这个带把儿小子,从一生下来就被父母当做掌上明珠,十指从不沾泥,再说了,我老家是大西北,种植麦子,浏阳是米鱼之乡,种植水稻,就算种了一辈子地的父亲来浏阳也是有力没出使啊!但随遇而安,既然来了浏阳,成了浏阳人,而且由于特殊原因暂走不开,还要在浏阳农村待几年,就必须先学会种地。

记得第一次教我扒犁的是一个名叫水生的后生。水生把水牛牵下田地,套好犁铧,叫我过来,要手把手教我犁地。但一看到水牛这个庞然大物,我就心惊肉跳,哪还敢靠近啊!水生笑笑说:“过来啊,怕啥,水牛不会咬人的。”我还是怕,但男儿的自尊告诉我,拼死也得冲过去了。过去后,水生再笑笑说:“其实我也从小就奇怪,水牛身躯比人大几倍,为啥就怕人呢?”这个我读书时生物课上学过,我说:“因为牛的眼睛是凹凸镜啊,它看到的人比实际大几倍的。“是吗?”水生侧身瞅瞅水牛圆鼓鼓的大眼睛,说:“你内行啊,看上去还真这样啊!”我说:“哪里啊,我是书上学来的。”“是吗?读书人就是不一样啊!”聊着聊着,我的胆子也就大了,和水生一道扒起了犁。

真如水生的说的,读书人就是不一样,如此一年下来,我不仅学会了犁地,插秧,打农药,收割等全套种地技术活儿,到了第二年的时候,还带领乡亲们改良了水稻品种,结果来年大获丰收。

当时的浏阳农村还没条件上网,但我毕竟是文化人,没有书报是不行的,所以农闲的时候,我经常去浏阳市里图书馆,翻阅一些报刊,争取和外面加强沟通。有一次,不经意间,在一个杂志广告上我看到,茶油价格是普通食用油的好几倍,在大中型城市备受欢迎。而我种地的时候,就在自家地头的山坡上,发现过几棵野茶树,我想,既然有野茶树,就说明这里的土壤就一定适合茶树生长,那何不利用这块荒坡,来栽种茶树呢?后面经多方打听,浏阳的确是适合茶树生长的,其他镇早就有人栽种茶树,榨茶油卖钱发了财。说干就干,我找村主任签好简单的山坡承包协议后,就在农业站请来两个技术人员,开始育苗,栽种,忙活了起来。几年后,事实证明,我的做法是正确的,我的栽种的茶树不仅长满了山坡,而且榨出的茶油质量上乘,销路好,赚了不少钱。这时候,乡亲们也都纷纷跟我学习种植茶树,后面也都赚了。

由于带领乡亲们致富有功,村主任亲自找到门上让我做他的助理,这样能为乡亲们多做一点事儿,谦让一番后,我欣然答应了。

此后多年,我一直和村主任一起想方设法,为乡亲们谋福利。再加上,国家政策好,后面免了农业税,农民有了医保、社保,乡亲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舒坦了。而我自己,也早就把浏阳当成了自己的故乡,自己的家。说实话,当初来浏阳的时候,看到浏阳贫困落后的面貌,我是想着等岳父岳母百年之后,要带着霞以及我的儿女回西北老家的,但现在看来,是回不去了。不,严格来说是不想回了,其实岳父岳母走后,霞是问过我的:“虹,我知道你一直不习惯浏阳的生活,只是为了我,才委曲求全在这里生活了多年,而今我父母走了,我心愿也了了,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回你老家吧!”“不,当初我是嫁给你的,怎么能背信弃义呢?”“那我现在又想嫁给你了,还不行吗?”“不行,我嫁的不仅是你,更是浏阳整个城市,你只能代表自己,却代表不了浏阳!”我笑着说。“看来你是真正爱上浏阳了,那我们把爸妈接来浏阳吧!”“这才是我的好媳妇!”我吻着霞的额头说。

没错,作为一个男人,我当初的确是委曲求全嫁给霞的,但时间长了,我就深深地爱上了浏阳,我觉得我嫁的不仅仅是一个叫霞的女人,更是一座名叫浏阳的城市。这些年里,我亲眼见证了浏阳由贫穷到富裕,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城,跃升至“中国全国百强第28位”,提前2年实现“挺进三十强”目标的全过程,自己也因此在浏阳住进了小洋楼,开上了小轿车,一双儿女也都在浏阳最好的学校书读。“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时候,我怎么能临阵脱逃呢?以至于,直到父母来浏阳几年之后驾鹤西去,甚至直到现在,我也既没回自己西北老家,更没和别人一样去南方淘金,而是一直默默守护在浏阳,和浏阳父老乡亲一起为浏阳发展尽着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光阴匆匆,弹指算来,我从入赘浏阳到如今,已有10多年了。一个男人由嫁给一个女人,到嫁给一座城,再到和这座城难舍难分,这种情愫有谁能懂?而我,需要的并不是谁的理解,只求今生今世永远与浏阳这座深爱的城市,长相厮守。

相关热词搜索:长虹

上一篇:此心安处是吾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