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画意浏乡


2016-05-17 14:23:41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袁长江

破旧不堪的公共汽车一路吭吭哧哧,不知过了多久才到浏阳城,从未远离那个生我养我的小山村,晕车加上路途颠簸,我早已疲倦不堪。即将开始在城里的学习生活,一切都那么新鲜和陌生,也充满未知和迷惘。父亲带我去梅花巷的一个朋友家,说以后有事可以来找他。 

我拘谨地站在路边等候,一脸的茫然。那片街区并不算远,正是连绵的雨季,低矮绵亘的屋檐似乎伸手就可触及,在雨中如同泼墨般黑亮,一丛青草恣意地生长在屋脊上,一色苍灰的青砖,低矮苍灰的老街在烟雨中漫漶不清:城市原来是这个样子!虽说家里只是泥砖瓦房,这里实在离我想象中的城市相去甚远,谁说城里像画一样美丽,这画来得似乎太过简单,甚至和我那贫穷的小山村一样。 

一幅色彩浅淡陈旧的水墨国画!那是我对这个城市最初的印象。 

开学后,我并没有再去那个熟人的家里,只到几年后,看见那里有一个高高的门楼上写着梅花巷,后面新建的小楼鳞次栉比,光鲜而整洁,老街已然不见踪迹,那幅画如同被谁勾勒了几笔,渐渐有了些模样,那时我也才知道,梅花巷是这个城市曾经最老最繁华的街区,只是在时光里洗尽了铅华,到我相遇之时的,已是昨日黄花,旧时王榭。我忽然有一丝落寞,雨中小巷的影像挥之不去,或许,只是怀念城市的第一面,就像某个人,初次相见的印象总是那样深刻。那幅关于水墨画的联想,渐渐变得阑珊,也就多了几分别致的意境。 

穿过一条长满法国梧桐的街道,那里便是我的学校,一切都是簇新的!这让我很快释然与习惯,融入了快乐的学习生活,除了囊中羞涩外,一切那么美好。学校对面有台球室,一个年轻的女子嫁与一个须发苍苍的老头子,共同值守着简陋的营生,这让没见过世面的我们颇为忿然。走上不远便是市中心,浏阳河安静地流淌着,有一天我找到了图书馆,很长一段时间我把富余的时光留在了那里,那里十分安静,足矣慰藉安妥我的心灵,即便今天,图书馆仍在那里,我觉得那里是整个城市最适合读书的地方。 

或者,乡村于我,或许只是一个生养的地方,那里连挑水我都要走上很远,除了水田和杂草丛生的山峦外别无长物,我寄望离开她,就像一只离巢的幼鸟,外面的世界总是显得那么美好。那一年,同村的孩子几个去了广东。少小不懂得离别的意味,以为家外的天空都那么宽广辽阔。后来我和他们常有书信往来,听他们说及那边的艰辛或美好,因为文化的原因,他不得不从最简单的岗位做起;当然也有人混得风生水起,见他们如鱼得水,我满怀憧憬,却始终没有勇气。 

学习并不紧张,这样我和同学们有大把的时间去认知这个城市,我们经常结伴游玩,城里城外,那时的体育馆正在建设之中,山已被夷为平地,大片大片新鲜的泥土裸露在外。不远处便是浏阳师范,有小桥流水,柳带依依,还有曾经同桌的女同学就读于斯,的确对我充满吸引力。只可惜那条路破烂不堪,灰尘漫天,又距离甚远,且无车马可借,去一趟着实不容易。那时整个浏阳城到处都是工地,一天一个样,街道也渐渐拉直拉宽,到此时我才知道,这个城市正在完美嬗变,是谁在着意涂抹着色彩,一笔一笔,渐次分明,也慢慢清晰。 

几乎每天我们都要在晨光中跑步去一个叫雄纠亭的地方,到土路时便停歇下来,那里可以看到窄小的铁轨和火车,路边零乱地杂陈着一些破旧的房子,在那里休息片刻后我们再原路返回。多年后我偶然发现一个公交站点就叫雄纠亭,我才想起那里是我曾经留连的所在,我站在车水马龙的马路边上,忽然有种隔世之感,陡然在喧嚣的市声中生出几分物逝人非的感慨,有一天我们在路边看到一块“城市规划区”的的石碑,可那里彼时还是乡村,与故乡的水田山道别无二致,我想,那里真正变为城市不知还要多少年。只到去年,我驱车路过,偶然间看见那块已然残破的石碑,那时的西北环线刚刚修竣,起点正好就在那里,城市业已扩展至此,一如邻家的小孩子,早在不经意间长大。不由暗自喟叹规划者的远见卓识和岁月变迁的魔力,这幅我曾认为墨色黯淡的图画,原来早已变得笔酣墨饱,色彩分明。 

当所有的新鲜感消褪后,我开始想念家的味道,想念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小山村,我才知道,不管有多远,故乡始终都无法离开。毕业后我选择了回乡,栖居于离老家不远的小镇 ,简单却少有压力。我偶尔也会再去浏阳城区,毕竟那里是我学习生活多年的地方,可我也安于乡下的宁致淡然。那些在外务工多年的同学乡邻大多又回来了,或是看到了岁月流转中家乡的变迁,于他们而言,梦想不止囿于南方,家里同样有发展的空间。或者,走得再远再久,谁又能真正走出故乡的依依怀抱。 

确实,乡村早已不再是往昔贫苦的样子,正如我老家的小山村,每户都有别致的院落,洁净而齐整,连垃圾也不见一点;草树葳蕤,花香四溢,田畴丰茂,以前飘带一样系在各家门前宽不盈尺的泥泞小路,也变成了平整的水泥路;还有修葺得极韵致的幸福屋场——如同一朵朵花,漫不经心地开在了枝头,却又各有千秋,仿佛是山水画里极为传神的一笔。 

或者,浏阳便是一幅风景长卷,乡村早已与城市一道,共同渲染成一幅美丽的图画。不管在哪里,都是一道道别致的景观,有如国画大师的腕底烟霞,水墨交融,又着淋漓了色彩,匠心独具。有诗云: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娇。此时的一笔一划,一草一木,都在时光中渐渐明朗美好,而我们都在那,立身画外,却又存心画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北乡光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