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走得越远,越眷恋土地


2016-05-17 14:24:42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张芳圆
 
我或许是一个有乡土情结的人。2012年春夏之交,我第一次到浏阳参加面试,离开的时候,环看这个并不起眼的小县城,我却被房子后面的小山峰吸引住了。一个城市被山包围着,走在路上可以看到山,空气别样地清新,这让我一个在大城市呆久了的人,精神起来。
 
就是这一面之缘,锁定了我的选择。彼时,我从台湾求学回来不久,台湾浓厚的人情味让我深深怀念。一个在大城市生活惯了的人,对于时间、效率的苛求已经无以复加,我忽然觉得人可以少一些功利,多一些体味人生之趣。而浏阳是我发现的和台湾最相似的地方。我从来没有在县城生活过,一个“山长在城市里”的地方会是怎样的呢?一种强烈的好奇和本能的喜欢促使我放弃了其他城市的工作机会,来到了浏阳,开始了我的探索之旅。

有眼光的浏阳人

我把这样一种探索定义为“对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探索”。而她果然没让我失望。作为一个记者,我有机会接触到浏阳的各个层面,特别是浏阳的特产花炮,是我了解得最多的。花炮让浏阳人感到骄傲,土生土长的花炮企业家,每每谈及自己生在浏阳,与花炮结缘,就会流露出对于家乡的自豪感。“我们浏阳”是他们常用的开头语,“我们”与“浏阳”不仅仅是天然的联系,也是事业开花结果的依托。

浏阳人热血、勤劳、敢想敢做,他们人在浏阳,但视野是全国的,有的甚至是全球的。从事内销的企业家往来各个省份,从事外销的企业家通晓英语,不少人在世界各国参与过烟花燃放。一个走遍世界各地燃放烟花的企业家站在橘子洲头,说:“橘子洲头是世界上最好的烟花燃放地。”这让我感到浏阳人的眼光是世界性的,这也是基于浏阳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花生产地之故。浏阳虽然是一个县城,但因为花炮业务全球化的缘故,她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国际性的烟花会议在此举办,往来的外国商人在此居住。这些外国商人也和我一样,甚是喜欢浏阳。有一个外国朋友告诉我,他常常想在过年期间,去浏阳乡间体验民俗风情。
 
浏阳人心系花炮。记得每周二晚花炮论坛,总会吸引一批花炮行业的青年企业家,一杯热茶,一叠瓜子,企业家们畅谈对于行业发展的思考。在行业遇到危机时,他们对于花炮行业的关切更为直观。曾记得2013年初,浏阳经历了史无前例的舆论危机。随着全国性雾霾现象发生,舆论将矛头指向了无辜的“花炮”。当时,无论是从事花炮行业的人大代表,还是普通的花炮从业人员,都一条心地站在了一起。已故的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赵家玉曾经带着我行走于各个烟花爆竹生产基地,他多次在媒体上为浏阳花炮辟谣,同时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他带着浏阳企业家举行测试防爆工房的防爆性实验,百斤火药爆炸后,墙面无损,实验非常成功,为浏阳的花炮行业带来正能量。我虽然是一个旁观者,也被浏阳人的团结一心所打动,心中升起一种“我是花炮人”的命运牵连感。在实验结束后,我将实验的过程发布在了微博上,吸引了省城媒体的关注。当时,我只想把这则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播得更广,传递出有关花炮真实的消息,让谣言止于此。正是因为和浏阳花炮接触甚多,让我从一个更深层次的角度看浏阳。在环境优美、人居和谐的风景之下,是一个城市产业的支撑,一群人在为此拼搏努力,为一个城市的生命力带来持久的动力。

乡土的社会,有人情味的浏阳

浏阳最让人难忘的还是浓浓的人情味。每每出去采访,到了饭点,我从来不用担心要饿着肚子回来赶稿。无论是在城里,还是乡下,热情的浏阳人总是会留我吃饭。在院子里摆上圆桌的场景久违了。浏阳人的饭桌上少不了炒米、浏阳蒸菜、羊肉炖粉条,走地鸡味道鲜美,唇齿留香。推杯换盏间,陌生人也变成熟人,大家热烈的交流,让我一个不喝酒的外地人深受感染。有时回到浏阳再看到熟悉的面孔,那份自然的亲切感没有消失,没有随时间的流逝变得陌生,这与城市里的人际交往全然不同。
 
还在浏阳的时候,我第一次读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他讲到,中国是一个乡土的社会,生长在土地上的人们与游牧民族不同,他们不好迁徙,眷恋自己的土地。我抬头看着眼前的浏阳,有一种深深的认同感。即使是在城市快速发展的今天,费先生对于“乡土社会”的定义仍然具有启发意义。与这种“乡土”的结构相伴相生的是“乡情”,对土地的依恋,特别是对于“固守土地”的怀念。因为在当代的社会,变化和迁徙已经是常态,一方面,对于个体而言可以看到更新鲜、更丰富的世界,体验不一样的人生,对于社会而言,它促进交流,增加创新的可能,推动社会的进步;但是另一方面,人在这种地域环境、信息环境以及社会环境的转换中会感到失落,因为“得到即失去”,没有恒定无常的寄托,也无法在转瞬即逝的友情、爱情中找到归属感。
 
离开浏阳三年后,我来到了文化大熔炉伦敦,这里太好了,交通秩序井然,文化设施发达,汇集世界各地的美食和人,你想要的一切几乎都能在这里找到。但奇怪的是,来到伦敦后,我开始怀念起浏阳。为什么呢?我问自己。伦敦唯一缺的就是浓浓的乡情。这里有热情的人们提供你想要的各种帮助,人与人之间非常友善,但是这种情感本身带着框架,有时你需要预约别人的时间来获得帮助,这里很少有随时见面随时坐下来一起吃饭的场景出现。在一个追求效率、秩序和规范的社会里,人的时间、情感都被切割成一个个小方块,一份任务、情感在前一个小方块完成,马上切换到下一个任务、情感模式中,前一个情感模式被忘记。即使不是自己主动忘记,也是被迫忘记,因为停留在上一个模式中,就无法继续下一个模式。所以,这样的情感模式、人情模式,不像乡土的世界里,时间是流淌的,人情也像流水一般,自然而然的,符合人的天性。
 
这也让我理解了,为何有不少浏阳人在外打拼多年,仍要回到家乡创业,那是因为对那片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在现代化变迁的剧烈冲撞下,人对于土地的认同感变得更为强烈。
 
与华丽的英式早餐相比,我更爱浏阳的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粉。

相关热词搜索:土地

上一篇:画意浏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