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后裔”迁居“夜郎国”?

2011-02-24 09:18:55 编辑:戴鹏 来源:浏阳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星辰在线12月1日长沙讯(记者 沈铁军)远隔浏阳千里之外的贵州省,有多个县特别是都匀市和平塘县,很多人会讲“疑似浏阳话”。此事不但被网友描述得绘声绘色,两地旅行社及媒体的考察也进一步进行了印证。

  都匀和平塘人,讲的真是“浏阳话”吗?这一奇特而有趣的现象背后,又是否有着某些历史和文化的渊源呢?近日,浏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孙建科带领考察团来到贵州省黔南州,对都匀市和平塘县的民俗风情、历史文化、方言进行了考察。

  座谈会用两地方言进行

  11月27日晚,考察团风尘仆仆来到黔南州首府都匀市,这个人口50万、面积2278平方公里的县级市,古属夜郎国,历史悠久。生活着汉族、布依、苗、水、侗、瑶、土家、仡佬以及待识别民族“绕家人”等33个民族,少数民族占68.5%。

  因为抵达时已是夜晚,考察团没有与当地人进行过多接触。得知考察团来意,当地人的一句“祝你们开心愉快”,让考察团成员都笑了起来:真像浏阳话!

  28日清早,考察团即启程赶赴平塘县,据说当地的平塘话与浏阳话十分相近。平塘距都匀66公里,典型的山区农业县,一路上所见的田土,都已翻耕进行了冬种。平塘县2815平方公里土地上,居住着汉族、布依族、苗族、毛南族等24个民族30多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59.8%。

  虽然是周末,但平塘县委书记严肃亲自接待了考察团。座谈会上一番寒暄后,考察团发现这个以农业为主的山区县,有着昔日浏阳的影子。

  有趣的一幕在座谈会上发生了:当平塘县接待人员私下用平塘话交流时,一字一句都被考察团听懂了。当考察团告诉平塘方此事后,会场里响起双方友善的大笑声。随后,座谈会改用方言进行,平塘方使用平塘话,考察团则用浏阳话,双方交流并没有障碍。

  中午,在平塘县委招待所,有趣的一幕还在延续。服务员上菜时,平塘方接待人员还想考考考察团的“听力”,要服务员用平塘话报菜名。结果,“芹菜炒牛肉”、“蕨根粉”、“红烧鱼”……几个菜名一路报来,考察团全部听懂了。

  祖籍“三楚”的索氏布依族人

  县城的平塘话或许已受其他方言影响,乡野村寨里最“土”的平塘话是怎样一番景象呢?下午,考察团来到了平塘县平湖镇双桥村弯寨组,平舟河畔的一个布依族山寨,这里聚居的人口以索氏为主。

  “索老师,这是湖南浏阳来嘎客人,想找你们的族谱看一哈。”“要得要得,欢迎你们啊!”平塘县委宣传部原副部长熊朝俊走进当地退休教师索正仁家,他们用平塘话进行的对话,也都被考察团听懂了。

  索老师找族谱的同时,考察团和路过的村民、在路边玩耍的小朋友攀谈,了解他们的风俗习惯,双方基本上能用各自方言进行交流。

  索老师跑来跑去找了几本索氏族谱,都是手抄本,可惜都没有记载他们这一支索氏的渊源。“我们的祖先好像是明洪武初年来到这里。”索老师依稀记得族谱上这样的记载,但从哪里迁来的记不清了。

  村民索毅、索绍田等都围了上来,帮助将这些记忆的片断链接起来。考察团了解到,瓦寨索氏的始祖名索安邦,因督军来到此地,后来便“插草为标”在此定居下来。当时索安邦有三个儿子,后来分成索、苏、宋三姓,分成三个地方定居,繁衍生息。

  令考察团遗憾的是,未能找到索氏是从何地迁来此地的。不过第二天早上,索老师就打来电话:他一大早就到山上查看了老祖宗安邦公的墓碑,上面记载着他们这一支索氏祖籍“三楚”(有几种解释,多泛指长江中游以南,今湖南湖北一带地区)。

  63岁老人两度到浏阳考察方言习俗

  29日,考察团将考察重点放在了都匀市,都匀话和平塘话并没有多大区别,当天的座谈会,于是也在浏阳话和都匀话之间轻松地进行。

  黔南州师范学院教授刘世彬对当地历史文化有很深的研究,他说当地很多人的祖籍为湖南、江西。“明代改土归流时,很多湖南人到了都匀,或是江西人取道湖南到了都匀。”

  都匀、平塘与浏阳方言相似的现象,不但引起了浏阳方面关注,其实很多都匀、平塘人也在关注,都匀市歌舞团资深演员孟建忠就曾两度到浏阳考察方言、习俗。

  “第一次是196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到了浏阳,当时我很惊讶——我能听懂浏阳方言,于是我走访了一些当地人,对浏阳方言、风俗习惯进行了考察。”孟建忠祖籍山东,但在都匀长大,热爱都匀方言,因此也创作、演出了很多都匀方言小品,浏阳方舟旅行社总经理刘彩云到贵州考察带回的音像资料,正是他创作的。

  因为1965年偶然而有趣的发现,孟建忠于2002年再一次赶到浏阳,对浏阳方言、风俗再次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考察。

  “民居的结构差不多,都喜欢吃豆豉腊肉、羊角辣椒,小孩子都喜欢玩‘打耗子’(浏阳话叫‘打地老鼠’)……”孟建忠从民居、服饰、饮食、风俗、戏曲歌舞及禁忌等方面,绘声绘色地描述着两地的相同、相近之处。

  “方言方面,都匀话和平塘话都有语速快、尾音高的特点,像你们说‘浏阳河(上声)’,我们就说‘浏阳河(入声)’,尾音翘起来了。”孟建忠认为,两地人可能存在同宗、同源、同根的关系,但由于各自长久以来在当地的通婚、通商等交流,使得两地方言朝不同方向发生了一些改变。

  □相关链接

  两地方言词汇有同有异

  对于很多外地人来说,要听懂浏阳话是件很难的事,就算都匀、平塘人,也对浏阳话中的一些“经典”目瞪口呆。

  考察团也故意使用一些“土得掉渣”的浏阳话考考都匀、平塘人的听力,如“码子放哒坎眼上”,连两度到浏阳考察的孟建忠也听得只摇头。当然,都匀话、平塘话中也有一些词汇令考察团摸不着头

  脑,如“搞刨完(手忙脚乱的)”、“诺(睡觉)”等。

  不过,两地方言中确实有不少相同的词汇,我们注意到了这么一些:“三角(guo)形”、“上街(gai)”、“好多钱(买东西时问价钱)”、“快荡(速度快)”、“抽箱(抽屉)”、“大清八早(清早)”、“茅师(音、厕所)”等。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