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浏阳革命斗争史略
2013-01-10 15:14:44   来源:浏阳网   


    浏阳土地肥沃,物产富饶,人民勤劳。然而,在旧社会,广大劳动人民却一直过着饥寒交迫,牛马不如的生活。“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为求翻身解放,历史上我们浏阳曾暴发过多次的起义,暴动和反抗运动。
(一)传播革命理论
    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我县一大批进步青年先后奔赴湖南的革命中心——长沙,学习新知识,接受新思想。这些青年中有陈昌(章甫)、罗章
龙、钟国铸、彭道良、欧阳晖、陈清河、陈作为、陈飘飘、陈昭休、田波扬、潘心源等等。他们一边攻读求和右,一边追求革命真理。他们中不少人加入了新民学会,参加了湖南学联领导的驱逐军阀张敬尧的运动。驱张运动取得胜利后,为传播革命真理,造就革命人才,新民学会在长沙创办了以易礼容为总经理的长沙文化书社,专事销售马列主义理论书籍和其他革命报刊。浏阳驻省学生大都是该社的热心读者,如饥似渴地在这里看书学习,为以后从事革命活动,奠定了理论基础。
    他们身在长沙,心系民族国家的繁荣昌盛。他们经常利用书信联络,以及节假日回乡探亲的机会,不断地向亲友宣传懂输自己掌握的革命理论,当时我县的甲种师范,聚集着来自全县各地的贫苦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驻省学生与该校师生保持联系,经常给他们寄赠革命书刊。为了进一在浏阳传播新思想新文化,一九二○年秋,陈昌受新民学会指派,回到浏阳,在金江学样(现浏阳七中)筹办了浏西文化分社,组织了浏阳文化促进会。与此同时,驻省学生还先后在长沙创办了《浏阳旬刊》(后改周刊)和浏北《新民》刊,发行于省会及浏阳知识界。为传播革命思想、扩大革命舆论、评击时弊起了较大的作用。后来得到了中共湘区区委(湖南省委前称)的肯定和表彰。一九二一年秋,夏明翰、陈昌、陈作为等湖南籍的早期知识分子共产党员,又受聘于金江学校,为在我县进一步培养革命力量,传播革命理论,起了重要的作用。
(二)建立和发展党的组织
    通过革命理论的学习和思想、新文化的传播,浏阳广大革命群众,特别是知识界,思想大为解放,觉悟大为提高,迫切要求有一个无产阶级的政党领导他们开展革命斗争,以消灭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对广大劳动人民的压迫和剥削制度,建立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新中国。这时,中国共产党已经成立了,并着手在全省发展党的组织。一九二四年冬,先后在长沙入党的潘心源、田波扬等同志,受湘区区委的派遣,陆续回到浏阳,以北乡卓然学校为中心,开始建党工作。是年冬,即发展了十多名工农分子和小学教员入党。并于1925年清明节在丰裕乡毛公桥刘家店秘密建立了第一个中共浏阳农村特别党支部。夏明翰、田波扬、潘心源代表湖南省委在会上讲了话。接着,又先后建立了蕉沙支部和北盛特别总支。一九二六年十月初,在北伐战争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下,批准,正式建立了中共浏阳地方委员会(即县委)。潘心源为书记。尔后,至一九三○年夏,全县秘密发展党员达一千余人,大多数区乡都已建立了党的秘密组织。在县委建立之前,还帮助国民党组建了浏阳县党部,并领导建立了县总工会、县农协、团委、县妇联等各种群众组织,团结了全县广大群众。据统计,当时农协会员有三十万。浏阳工农运动组织之广,声势之大,在湖南相当突出。李维汉回忆说:“当时外地同志到浏阳去,都口称去‘留洋’。”意思是浏阳工农革命运动搞得火热,是值得学习的地方。党的“五大”在武汉召开,湖南仅九名代表,就特地分配给浏阳一个名额,县委书记潘心源光荣地出席了这次会议。
(三)除唐驱萧
    各种革命组织建立以后,为了保卫革命运动的胜利开展,镇压土豪劣绅的干扰破坏,县委决定在原来的农民自卫军及工人纠察队的基础上,建立一支有一定政治军事素质、有新式武器装备的武装——工农义勇队。而当时全县的七百支枪,却由土豪劣绅控制的团防局所掌握。县委在设法购置武器的同时,决定收缴各地团防局的武器,来武装工农义勇队。一九二七年二月,以国民党县党部的名义召开了全县二十一个大团团总参加的例会。会前作了周密的布置,县农协委员长罗纳川和县委书记潘心源令工人纠察队三人对一人地暗中监视着县警备队员。前不久,曾私自放跑普迹反动
团总张梅村的警备队长唐秉忠丝毫没有察觉。当会议第一声令下,宣布逮捕他时,工人纠察队一齐动手,将他的警备队员全部抓获。县委又以国民党县党部的名义组织特别法庭,公开处决了唐秉忠。一直以国民党左派面目出现的县长萧骧,却在公审会上极力为唐秉忠开脱罪责,激起了广大群众的公愤,遂将其驱逐出境。这就是我县历史上的“除唐驱萧”事件。之后,县委将收缴的七百余枝枪武装了工农义勇队,并召集各公法团体进行民主选举,共产党员、县总工会妇女部长邵振维当选为县政务委员会主席(相当于县长)从此,党政军大权都掌握在革命者手中了。
    接着,全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减租减息、驳佃退押、清算公堂祀会财产、废除苛捐杂税的运动,从经济上狠狠地打击了土豪劣绅。同时还着手文化建设,兴办教育事业,破除迷信恶习,严禁赌博、鸦片,改变社会风气,解放妇女,尊重女权,还修桥筑路,整顿田园,开办银行、合作社,繁荣农村经济。
(四)扑城讨许
    正当革命形势大好的时候,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在上海制造了“四·一二”惨案,又指使反动军官许克祥在长沙发动了“马日事变”,省会各革命机关先后遭到破坏,大批共产党员、革命群众惨遭杀害。三湘四水,顿时乌云密布,团省委书记田波扬夫妇就是在“马日事变”时被搏牺牲的。为了反击,中共湖南临时省委决定,调集长沙周围的农军会师,围攻长沙。接通知后,浏阳县委立即紧急动员,当时有首民歌充分反映了广大群众的积极行动。
    朝打铁,晚打铁,打把梭镖送农协,梭镖磨得亮堂堂,擒贼先擒王。打倒蒋介石,活捉许克祥。
    五月三十日,浏阳农军陆续集结于靠近长沙的永安市,次日分两路直捣长沙,并很快逼近了小吴门、南门口一带阵地。正欲深入,却因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的干扰,加之其他农军未能及时会合,我县孤军对敌,不得不撤出战斗。此次扑城,我毙敌十余人,其中连排长各一名。七月七日,我工农义勇队又奉命开赴平江,前往江西参加南昌起义。
(五)白色恐怖下的斗争
    工农义勇队离开浏阳后,许克祥即派重兵来浏,这时,曾被唐秉忠放跑的团总张梅村乘机潜回南乡,用欺骗和强迫的手段,后拢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拼揍了所谓“农民军”,自任队长,首先制造了普迹惨案。杀害了我六十多名前去镇反的义勇队战士。我中队长王令德被其劈成四块。随后张梅村积极配合许克祥部队“进剿”,兵分两路,一路直窜县城,一路经北乡进犯东乡,烧杀抢掠。县级各革命机关被捣毁,城关状元洲成了杀害革命志士的屠场,烈士和无辜群众的鲜血染红了浏阳河。然而,“革命很少有被头挂退的”。邵振维,郭起和郭祝遐等共产党人在北乡丰裕一带组织武装暴动,其他各地相继成立了小型武装队,不断打击敌人。
(六)积极参加秋收起义
    浏阳工农义勇队与平江工农义勇队于七月下旬分别向江西开拔。到达江西永修到后,方知南昌起义已提前举行,起义部队已开往湘南去了,我浏阳工农义勇队与之失去了联系,奉命以贺龙二十军独立团的番号活动,尔后又以受编不受调为条件,打着江西朱培德省防军的番号活动。其间部队思想较为混乱,途经上高时,曾开会对部队去向问题展开争论。会后,即由潘心源、李信和邓华松去寻找省委汇报请示工作,部队则开往铜鼓休整待命。潘心源等在安源适遇以前敌委员会书记身分前来发动湘赣边秋收暴动的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毛泽东。潘心源被邀参加了在安源张家湾召开的军事会议。会上,毛泽东传达了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并传达了省委关于发动湘赣边秋收暴动的决议。会后,潘心源陪同毛泽东去铜鼓。毛泽东、潘心源张家坊遇险,潘心源被捕。毛泽东机智得脱,到达铜鼓。
立即召开排级以上党员干部会议,成立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浏阳工农义勇队与原国民革命军警卫团的两个连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三团。
    九月十一日,部队誓师出发,直捣浏阳白沙镇,首战告捷,次日又克东门。由于团长苏先骏(后叛变)麻痹轻敌,未放排哨,敌增援部队包围突袭,部队遭受损失,突围到上坪。毛泽东在上坪召开军事会议,鉴于驻修水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团攻平江也失利的情况,果断地决定放弃原来取浏阳,攻长沙的计划,改向文家市会师。因此,我县随毛泽东上井岗山的有百余人。
(七)重建武装组织
    潘心源张坊被捕,押往浏阳县的途中机智脱险后,旋即潜回县城,这时,工农革命军第二团由醴陵攻入浏阳,占领了县城。潘心源与部队联系上以后,即领队打开牢门,救出被关押的慕容楚强等三百多位革命同志和无辜群众,但因敌突袭,第二团遭击散。后来,湖南省委派夏明翰来县。王首道、张启龙、廖克平也先后回到家乡。他们与潘心源取得联系,分别寻找地下同志。十月六日,在蕉溪召开了党的活动分子会议,正式恢复了浏阳县委,是潘心源任书记。
    县委恢复后,即派人到全县各地恢复和建立党的组织。夏明翰、潘心源在今枨冲乡的西草,苦行坳一带建立了一个党支部,王首道在东乡建立了浏东特委,李志民、刘大荣在高坪一带也恢复了党的组织;朱三锡,欧阳仕琪、周命新、朱梓南等在北乡建立了北区区委;张培基、蔡邦友、黄本和等在南乡恢复了枫林、荆坪、岩前等地的党组织,党员有二百余人。
    与此同时,重建地下武装。夏明翰、潘心源在北乡蒿山举行暴动,虽未果,却给当地人民极大的振奋。接着,浏阳游击队,浏东游击队,东里三游击队,高坪游击队,浏西游击队,浏南游击队先后成立。平江游击队也进入我县,配合我游击队活动。一九二八年九月,平浏游击队与红五军二大队合编为红二纵队,多次狠狠地痛击敌人。大大地鼓舞了人民的斗志。全县形势开始好转。一九三〇年四月,在豆田狮子山召开了第一次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县苏维埃政府,推选张启龙为主席,各区乡野先后成立了苏维埃政府。
(八)配合红军两次攻长沙和打文家市
    一九三〇年七月,红三军团(红五、八军)攻打长沙,我县人民大力支援,一大批青年参军。八月上旬,红三军团撤出长沙,途径我县。浏阳县总队部和浏北一支队与敌刘建绪部激战与蕉溪岭,让红三军团顺利通过。八月十七日,红一军团由江西万载黄茅入境,攻打文家市,歼灭戴斗垣旅,浏阳总队和赤卫军紧密配合,埋伏在渠城界一带,打击增援之敌,将戴的残兵一直追返县城,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及军用物资。
    文家市大捷后,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在永和会师成立了一方面军,再攻长沙。唐亮、孔石泉、叶子龙、饶子健、张翼祥、江文、杨世明、王才纶等先后入伍。这些同志后来大都成为了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
    红一方面军撤出长沙的战斗后,为了加强湘东地区的地方武装力量,在江西萍乡大安里大江边村成立了湘东独立师。奉湘东特委指示,王震率县总队部以及浏北一支队共两百多人枪加入该师,为湘东地区武装斗争作出了新贡献。
(九)艰难曲折的斗争
    两次攻打长沙,敌人加紧了对我县的报复,增派兵力“清剿”,在东南西北四乡设立“铲共”指挥部,公布“十杀令”,将全县分别划为“匪区”、“半匪区”和“安全区”,妄图将我革命力量剿灭干净;在经济上严密封锁,切断苏区的食盐、布匹、医药等急需物资的来源,欲将我困死。
    面对严重的局面,县委于一九三〇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高坪召开了第三
次党代会,十二月下旬苏又在永和石江李家大屋召开了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两会都批判了“左”倾冒险主义,动员全县人民投入反“围剿”、反封锁的斗争。县委加强武装建设,全县编了六个赤卫师,县苏成立警卫营。这时,湘鄂赣省委派红十六军进驻我县,配合我地方武装在古港官渡等地多次打击敌人;同时,县委还选派一批坚定的同志打入敌人内部,搜取敌方情报;另外,还利用开明绅士去瓦解敌人。为了反对敌人的经济封锁,还派人在白区建立秘密的转运站。同时,苏区自力更生办了被服厂、制币厂,成立了工农兵银行,还开设了红军医院、列宁学校。创建了石印局,自己出版书报。
    这里应该特别提到的是,人民群众对革命的支持。如官渡大和冲的青年妇女徐莲妹,多次冒着生命危险送盐上山,为了掩护前来取盐的游击队员,英勇牺牲。大洛乡的贾晋贤夫妇,因支援赤卫队被敌人抓住严刑拷打,其妻被打得流产,仍坚贞不屈。获释后夫妻俩一如继往支援红军。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然而,不幸的是,在残酷的斗争中,党内部有部分同志执行了王明左倾错误路线,搞肃反扩大化,以抓“AB团”,“打狗委员会”,“好吃委员会”,“恋爱社”的名义,错杀了不少忠于革命的好同志。党和人民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克服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前仆后继,坚持了整整十年,直到一九三七年第二次国共合作,同志们又积极地投入抗日救亡的斗争。
(十)参加抗日和迎接解放
    在抗日斗争中,我县的党组织再次得到恢复和发展。为了争取抗日的胜利,县委号召广大青年参军参战,一大批青年奔赴皖南抗日前线。一九四四年冬,党中央派王震、王首道、王恩茂等同志率三五九旅组成南下支队,于一九四五年一月进入湖南,解放平江,给我县人民以极大的鼓舞。在此期间,王震同志先后派大队政委熊晃,大队参谋长罗正坤,支队侦察队长龚长富回县了解情况,指导工作。部队离境时又将罗正坤留下,协助家乡发展党的组织,并于一九四六年在北盛组建了中共北区工作委员会。一九四九年三月,正式成立了中共浏阳地下工作委员会,领导全县人民投入了迎接解放的工作。七月二十四日,中共浏阳县委宣告建立,县工委顺利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十一)历史的丰碑,不朽的烈士
    经过历次革命斗争的考验和锻炼,我县造就了一批优秀的青年勇士和英雄人物。他们中间,除幸存者至今仍在中央和各个重要的领导岗位上,为社会主义四化建设事业日夜操劳外,先后还有近二万人为革命献出宝贵生命,树立起一座历史的丰碑。他们中有东征陈炯明时英勇牺牲的黄埔军校二期学员、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团党代表、共产党员陈作为;“马日事变”后,仍在长沙坚持斗争、壮烈牺牲的共青团湖南省委书记田波扬及其爱人陈昌甫;在我县工农运动中作出了重大贡献的共产党员、浏阳历史上第一女县长邵振维;献身于广东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的黄埔一期学员、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秘书、共产党员赵自选;最早在我县传播新思想、新文化的湖南新民学会会员、北伐军三十五军政治部主任湖南早期共产党员陈章甫;浏阳党的创始人、历任红三军政委,红军总前常委、中央巡视员、牺牲于赴任途中的浙江省委书记潘心源;在湘赣省苏维埃运动中作过重要贡献的湘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袁德生和少共湘赣省委书记李梦弼;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的湘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何振吾;受到中央军委特别嘉奖、牺牲时年仅二十二岁的红军青年将领、红七军团军团长寻淮洲;坚持在湘鄂赣地区开展武装斗争,屡建奇功的红十八军政委徐洪;在嘉义惨案中罹难的湘赣特委书记罗梓铭;声震皖南抗日前线新四军三支队司令员张正坤;周恩来撰写悼文、陈毅为之书写碑文的新四军某团政治处主任萧国生……他们就是我们浏阳近
二万烈士中杰出代表,是我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现在,按照党中央的有关精神,我县正在为革命烈士立传。有的,如寻淮洲、田波扬、陈昌甫、潘心源、张正坤、罗梓铭、赵自选等人的传记已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还译成三十多种外文,在世界许多国家人民中广为传颂。

相关热词搜索:浏阳革命斗争

上一篇:历次农民起义简述
下一篇:浏阳的历史文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