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浏阳的历史文物
2013-01-10 15:16:53   来源:浏阳网   


原始社会遗址——樟树潭
    浏阳城西县氮肥厂处,沿河背山的地方便是樟树潭。
    一九六四年,我县文物干部在这里发现红土层,裸露着零星石器和陶片,于是细致考察,揭开厚约一米坚硬如石的黄粘土,又扒开一层松软的黄土,终于找到了古住房遗址。在房址内及其周围又发现了大量石器、陶件等物三百余件。
    黄土夹沙陶较多,并有少许黑陶
、泥质红陶和火候较高的印纹陶。其典型器物有沙灰陶棕色砂胎釜、凹底印纹灰陶罐、圆底印纹陶杯等。挖出的石器不仅数量多且种类不少,计有石斧、石铲、石锄、石刀、石凿、石网垂、石砧,还有细石器和泥纺轮等。经专家研究,细沙灰陶规鬲是属于龙山文化范畴。它说明,居住在樟树潭的古人类已经进入了父系氏族社会时期,那石器时代晚期的原始社会。
    遗址出土的大批石器,比以前的造得更加锋利,提高了伐木、拓荒的效率,为播种稻、麦、扩大渔猎,造创了有利条件。当时稻麦等植物已成人们生活的主要食物,这就解决了人们单靠渔猎和采野果来饱肚子的问题。
    遗址出土的泥质陶  ,砂胎釜、陶罐都是用火烧制而成,又是用于熟食的炊事工具。这些陶器,制作粗糙,其中有一只碗,底比口仅小一点点,上面的指纹还可辨。址内尚存一火炉,炉内有一堆残灰。炉周有小泥墩五个,这大概是最古老的坐凳吧!
    樟树潭古住房遗址,坐北朝南,前有浏阳河,背靠巨湖山,既可避寒流袭击,又可纳降暑河风;有水可捕鱼,有土可种植,确系人类木妻息繁衍的好地方。址宽三米,长四米,深一米。穴的四角有桩洞。据考古家分析,古人是以四根大木头支撑为柱,以小木头为桁椽,覆盖茅草为屋顶,造成半穴式房子。
    当时,人们的穿着,是由妇女以兽皮、葛麻缝制而成。遗址发现的泥质纺纱轮,就是妇女纺麻线的工具。兽皮衣,麻织衣的发明,代替了过去以树皮护身的原始衣着,人们朝物质文明的发展,大大地前进了一步。

 

 

古港的远古动物化石
    古港鸡冠山的远古动物化石,是在一九六五年修筑醴浏铁路到这里取土时发现的。
    鸡冠山上有一个洞,洞里有一种质地细腻性呈柔软的水胶泥,晒干后,坚硬如铁,孩子们挖来堆塑玩具。揉泥时发现里面夹有多种动物化石。经县文物部门电告上级后,中国科学院脊椎动物研究所立即派两位老古专家乘飞机赶到古港,组织人员对该洞一石一泥,一草一木认真地探寻狮选,得老虎、象、豨、野牛、犀、野马、豹、山羊、猪、兔、老鼠、鸡、鸭、猫、狗、鹿、狼、螺、鱼、虾、蟹等二十多种水陆动物残骸化石。
    这些动物分水陆两类,且不乏互相残杀者,它们遗骨怎么可能聚于一处呢?怪事!是否人之所为?专家们决定来一次复查,将考察范围扩大,终于在洞中发现了五颗人齿化石。虽然化石较年轻,程度不深,两位专家一致认为:“几颗人齿化石纵然石化程浅度,但至少也是几万年以前的了”。
    北京专家随即将各类化石,特别是人齿化石,分类包装,拟带回北京再研究,然后公布结果。可是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研究被迫中止。因而,古港动物化石的考证至今还是一个没有揭开的谜。

 

 

西晋古坟——易雄墓
    西晋易雄墓,是我县留传最古老的历史文物。在县西今枨冲乡颂家村的将军洞,占地亩余。花岗岩铺砌而成。右后原有墓庐,坟前立翁仲、牛马石雕,墓碑为祁阳石刻“勅封忠愍侯易 公讳雄 夫人潘 之墓”,并刻有双龙戏珠。清道光元年(一八二一年)重修。咸丰十年(一八六0年)其后人于峡山口(进山道口)建有琉璃瓦盖,石柱围立成八方形碑亭,碑长丈余,宽五尺,亦系祁阳石刻,记易雄事略,一九五八年修公路被拆去。

 

 

明建国元勋张武墓
    张武系明初武将,县西人,豁达有力,曾为燕山卫百户,后从朱元璋起义灭元。随璋子朱棣南征北战,屡建奇功,太祖即位,论功封成阳侯,当时封侯者仅十二人,而武名列第一,派守北平。永乐元年(一四0三年)卒,帝痛惜,以皇宫内厩
马以赙,赠潞国公,谥曰“忠毅”。
    其墓在县西今青草乡属之龙虎岭张家坡,青石砌成,墓碑亦青板石,高六尺宽二尺五寸,镌字曰“明成阳侯潞国公张讳武之墓”乾隆二十五年庚辰冬由浏阳、益阳等易姓后裔重立。墓尚完好。

 

 

浏阳古乐
    谭嗣同曾撰文说:“同县邱谷士先生之稑,幽求钟律,钩索元音,从古乐久废之余,独传候气定律之法,由是吾乡之乐有声天下。”他这里所谈到的古乐就是浏阳古乐。该乐问世后,山东曲阜孔庙到浏阳取过经;浏阳古乐教习曾被聘往安徽、江苏、江西乃至东北辽宁等地教乐。建国后的一九五四年,保加利亚友人专程走访,参观演奏;浏阳古乐曲谱今尚传存日本,“古乐存在浏阳”声扬中外,确如是也。
    浏阳古乐始制于清道光九年(公元一八二八年),由邑人古乐专家邱谷士毕一生精力所经制。既考证古来生声之伪谬,又实践制器,于是“截玉管,验葭灰,制凤箫,叶群器,谭思储精,恢复元音”,且有重大创新发展。制出一部完整有浏阳特点的“浏阳古乐”。(详见邱谷士传)以后发动捐钱捐租,以为经常费用。共达田租三、四千石。建礼乐局,设传习所以传乐。但在统治阶级垄断下,久而久之,竟成了他们贪污中饱的好场所。于是江河日下,古乐没落,器乐缺项,抓羊抵鹿,珍品如文天祥用过的蕉雨琴,镶金古玉特罄,全被窃去,到解放前夕,已是奄奄一息。
    建国后,党和政府重视文化遗产,当时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王首道,来浏参观古乐器,并予指示。五三年即运省,接着聘浏阳古乐老教习刘蒲仙等进行整理。五六年中央民族音乐研究所专家杨荫浏来浏考察,并组织了演奏录音。六三年中央文化部拨专款,由省文化局亲自指导。器乐运回浏阳,并组织原孔庙乐舞教习等五人,进行全面修复与发掘整理工作,自此,全部古乐配齐,并培训业余演唱队伍习乐舞,又整理出“浏阳古乐资料”一册。所幸在“文革”前,古乐器运省博物馆保存,至今完好,否则不堪设想。
    浏阳古乐是在中国古乐久废之余,通过摸索考正并有所改革创新而成。根据古乐制,制器物质用“木、石、金、匏、土、革、丝、竹”即叫八音,所谓“乐奏八音”现按其类介绍如下:
    木类
    枧:(名止)如漆桶,方二尺四寸,深一尺八寸,上盖中有圆孔,一木椎扦入,左右摇击,即起乐的信号。
    吾夂:木质,形如伏虎,背上有齿状突出物共二十四个,另用小竹长约两尺多,下端剖成散片,是为括乐具,凡乐终时以此扫其背反逆三次,有清醒耳内余音功用。
    石类
    特馨:馨皆呈木工曲尺形,特馨特大之磬也,玉质,只一件,每乐句奏完,以小木槌敲击一下,即所谓“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
    偏磬:石质,共二十四件,即二十四音,按音高低和谐配击。
    金类
    鎛钟:铜质,为奶头古钟,浏阳文庙所存者即为谷士研究乐时所得成周时古鎛钟,是商周时青铜器。
    偏钟:铜质,形似短桶瓮坛,共二十四个,分律吕各十二与凤箫同音。
    匏类
;  笙:原来的笙用竹管安置匏上,合匏竹吹之有音,后世则以木代匏。笙共十七管,四管不开孔,自吹口从第一管至第十三管开孔,均按凤箫校音审定。
    匏:古代的笙,用匏,但发音全在笙簧片出,后来笙不用匏。按《虞书》“八音克谐,无相夺伦”八音不齐了,浏阳邱谷士则用匏制成匏埙,使其独立成音,遂八音齐,其音色沉穆温润,有和平典雅感。
    竽:三十六簧,用十六管仿笙
作成,置一木巢,内分左右各十八管,上留三管宽位置,安一木嘴为吹口,其音色较笙洪亮。
    土类
    埙:胶泥土捣熟拈制成,象尖圆馍,上尖下底圆平,中空上开一孔,为吹口,前三孔,后三孔,以两手捧吹,声温润柔和,与篪合奏,协和悦耳。
    革类
    即皮革制成鼓,有应鼓,搏付,鼗鼓等,大小不等,鼗鼓则为摇鼓。
    丝类
    丝弦乐,如古琴即七弦琴,用桐木作共鸣盒,底板为梓木,上安十三徽,是音位,张七根丝弦。有大琴、中琴,中琴长约四点五尺。两手操弦,是独奏乐,音量不大,但音色幽雅。
    大瑟:长八尺一寸,为九倍黄钟之数,安二十五弦,形同七弦琴,只长大多弦而已。
    小瑟:长四尺五寸五分五厘,十五弦,各弦下安琴柱,用以推动调准音的高低,用右手或两手共弹。
    竹类
    凤箫:又叫排箫,这是古乐的基本器乐,其他器皆以它较音,相传黄帝命伶伦制律,他听凤凰鸟的鸣声,以雄为六律,雌为六吕,遂成十二管。平排安扦在雕成如凤凰展翼状的木板上,故名。它是全部器乐的主乐。邱谷士以十二管增倍律,半倍律管各六个,制成二十四管凤箫。
    篪:竹管制,比洞箫稍大而短,横吹。有两种,律为姑洗篪,吕为仲吕篪,篪音雍和浑厚,和埙匏合奏,和谐已极。诗经有“伯氏吹埙,仲氏吹篪”之说,比喻兄弟友爱,可见其音色的协和。
    龙笛:竹制,管较篪小,两端饰龙头、尾,是谓龙笛。不开粘竹膜孔,声圆润清晰,协律的叫律笛。合吕的叫吕笛。
    浏阳古乐除上述器乐外,还有配乐起舞的舞器,如干、戚、籥、翟、盾牌。乐舞生还有专用兰衫衣帽。此外指挥乐队有麾幡,长七尺、宽一尺一寸,竿木八尺五寸,扬起幡,上绘有云龙,一面升,一面降,起乐用升龙幡,止乐用降龙幡。

 


    裴相笏
    裴相笏,是指晚唐宰相裴休用过的玉环象笏。此物用大象牙做成,呈长形弯板条状,全长57厘米,上宽6.5厘米,下宽8.5厘米,若粒米厚,上下两端皆向内弯曲,成数学上下括号形。质地细腻,纹理清晰,色津金黄,泛泛闪光,它距今已千多年了,为传世的珍贵文物。据《湖南通志》寺观载:宋人毕田石霜寺诗:“裴上泉华猛喷霜,奇境因此辟禅层,使君环笏留何用,松木千余满一堂。”就记录了这笏的来历。
    裴休,字子美,孟洲济源人。唐大中初年,官封户部侍郎,充转运使,六年以平章事,累封中书侍郎兼礼部尚书,在相位五年后,以太子少保分司东都。复起用历昭义,河东、凤翔、荆南四节度使。寓荆南时,曾至浏阳读书猿啼山,筑台居之,后人称“隐相台”。又据《浏阳县志》记载,唐僖宗时,有庆诸和尚,居石霜寺,20年开山讲佛,学众云集,皆长坐不卧,屹若朽株,当时佛家人称之为枯木禅。唐僖宗信佛,闻庆诸名,即遣人赐赠紫衣,他辞谢不受,僖宗更喜,乃命扩建禅林,敕匾曰:“崇胜寺”,又封庆诸法号为“普会禅师”,赐香火田两千石,并派裴休监造寺院。一日,普会手拈裴休牙笏问:“在天子手中为珪,在官人手中为笏,在老僧手中且唤作甚?”裴休一时语塞,无以对答,遂将牙笏留石霜寺,以作镇山宝。于是,另建“遗笏堂”珍藏,累代相传,至康熙年间,某僧不慎失笏,于同治七年,乡人刘澍访到踪迹,购回还归寺中,因作《还笏记》刻石立碑于遗笏堂,记述这事始末。
    解放不久,牙笏由石霜寺转枨冲乡木平寺,由住持唐规矩保存。一九五四年,县文化部门获得信息,访录征得,现今完好地保存于县文物
管理所。
 

相关热词搜索:浏阳历史文物

上一篇:浏阳革命斗争史略
下一篇:浏阳县沿革建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