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七个月50多通电话只为消除一个安全隐患

编辑:戴鹏 2019-04-10 16:17:13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坚守重点车辆管理领域
 
  追梦人:黄剑,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车管所重点车辆管理办民警
 
  梦想:紧盯住重点人员、车辆企业等存在的安全隐患,推动落实整改治理现前端风险“清零”。
 
  作为花炮主产区,浏阳是长望浏宁四县(市、区)中重点车辆最多的。目前,全市登记备案的重点运输企业有85家,拥有客车(含公交车)、校车、危险化学品运输车等八类重点车辆4000多台。
 
  根据长沙交警2018年重点车辆隐患数据“清零”工作统计,2018年全年,浏阳有11个月在长沙四县(市、区)排名第一。“这些都离不开黄剑像‘老黄牛’一样默默耕耘。”在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车管所,同事们对调任到此仅一年的黄剑有着这样的评价。
 
  督促车主将隐患清除,时常会遇到“吃力不讨好”的情况;反复提醒、不断敲响安全警钟,换来的可能是车主的埋怨。可在黄剑看来,被呛几句也是个机会,“能跟车主多说上几句,说服他们的可能性就更高。”
 
  浏阳日报记者周婷
 
  取消春节休假
 
  他提前走上工作岗位
 
  “越是假期长,人流量就越多,越要绷紧弦,他就像‘老黄牛’一样,一心扑在岗位上。”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车管所所长易勇说,这份成绩离不开到岗只有一年的黄剑的坚守与付出。
 
  从正月初四开始,黄剑和同事们就取消休假走上了岗位。春节长假期间,他们平均每天走访检查5-6家企业和单位,推动落实整改治理。1月31日,市车管所和市城乡客运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到浏阳汽车南站进行联合检查。在车辆待发客区,一辆开往南区的中巴车上坐满了乘客,即将准备出站。发动机的轰鸣声震得车厢微微颤动,车厢里弥漫了汽油味,也加剧了乘客们等待出发的焦急。
 
  一上车,黄剑就开启“自动探测”模式,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安全锤等设备是否配齐,乘客的安全带是否系好,消防栓能否正常运转,司机驾驶证件是否齐全……在此期间,坐在后排的两名乘客不停将头探到过道张望,偶尔发出“啧啧”声,“本来赶时间,怎么还总搞检查?”一名乘客的嘀咕声传到了检查人员的耳朵里。
 
  一番检查后,看到黄剑等人终于准备下车,乘客们松了口气,就等着司机赶紧出发。“等下!请所有乘客全部准备下车!”突然,黄剑焦急的声音传来。
 
  原来,黄剑下车对班车的右后轮胎进行检查时,发现轮胎上有一条大裂缝,“如果在路上爆胎了,可能会导致事故。”黄剑说,他们不仅让乘客更换了车辆,要求责任单位立即维修整改,还进行了责任溯源,以杜绝此类情况的再次发生。
 
  每月话费两三百元
 
  “跟司机多说几句,说服的可能性就更高”
 
  “他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可他每个月话费都要两三百块钱,你猜为啥?”2月22日,易勇指着黄剑的手机说。打开黄剑的手机通话记录,存了名字的号码只占两成,其它的都是没有存名字的号码,有的重复拨打了四五遍,但通话时间最长的也只有十几秒。
 
  “座机电话打过去被挂断几率更高,所以我们都用手机打。”黄剑说,除了负责现场的检查与监管,他的另一个工作重心就是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将重点车辆的隐患信息通知企业、车主,督促其进行隐患清零。
 
  据黄剑介绍,最繁琐的一次隐患跟踪历时七个月,他和车管所的领导及同事前前后后打了近50个电话,寻找了汽车生产厂商、长沙交警以及三亚交警等多方力量,才将问题解决。2017年底,他们发现一台营运转非营运的客车未及时年检。该客车在长沙上户,最后一次年检在江西,系统查询显示,客车最后的违章记录出现在海南三亚,同时将面临报废。这样的客车,上路带来的道路安全隐患可想而知。
 
  发现这一情况后,黄剑尝试了拨打行驶证上的原始号码、联系客车厂商等方式,均未能联系上车主。后来大家找到了长沙交警给该车上户的经办人,发现这一客车已被转卖到海南,几经辗转,终于得到了车主的联系方式。
 
  然而,这样的付出,换来的却是车主的埋怨。“我的车子有没有搞年检关你什么事?”“可不可以别总吵我?”……
 
  在黄剑看来,这样被呛几句可能也是个机会,“能跟他们多说上几句,说服他们的可能性就更高,总比不接电话好,这些隐患没清零,觉也睡不踏实。”催促未果,易勇、黄剑等人又想了很多办法。最终,他们联系了三亚交警,在对方的协助下查处了这辆客车,并进行了报废,安全隐患得以顺利消除。
 
  特写
 
  找他“通融”的人越来越少
 
  “对公职保持敬畏之心是关键”
 
  黄剑还是全市394台校车驾驶员准驾审核的经办人。由于校车驾驶员流动性大、审核频率高,去年一年,驾驶员审核数量就达到近200人次。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项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在经办人一列签上“同意”二字,但对黄剑来说,这背后却是重于泰山的责任。审核的关键是将有刑事犯罪、重大违章、交通事故责任等记录的人群排除在校车驾驶员之外。“如果有什么问题没审核出来,出了安全事故后,别说是部门问责,我心底都会自责‘死’了去。”因此,他始终对公职保持着一颗敬畏之心,而这也是他每一次都能坚定地拒绝诱惑以及“熟人压力”的关键。
 
  此前,常有一些校车驾驶申请人想通过找熟人打招呼、找亲戚朋友送礼的方式,让黄剑“通融通融”。一开始,一些中间人总觉得这不算什么大事,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你看,他开车技术很好、开车时间又久,只要小心点,肯定不会出问题的咯。”
 
  “要真这样,也不用想着来找‘关系’了。”黄剑总是一句话“回怼”,久而久之,熟人都知道了他的原则,如今已经很少有人再通过这种方式来找他。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