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官员落马气死母亲,悲情足以警示世人

编辑:戴鹏 2019-09-09 16:08:10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一方面,领导干部自己要坚守底线,廉洁自律,另一方面,作为“大后方”的家庭,也该明事理,辨是非,对领导干部的为官处事起到正面的影响。
 
  董怀国
 
  8月29日,云南省开远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云南元阳县政府原副县长、元阳县公安局原局长浦少龙滥用职权、贪污、受贿一案。蒲少龙被控在担任元阳县公安局长5年期间,虚报或虚增项目工程款等方式套取国家资金,滥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款78万元。案发后,蒲少龙的老母亲被气死,他当庭大哭。
 
  从开远市公诉机关的指控来看,蒲少龙应该是把在位时能干的坏事差不多都干了:滥用职权,导致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大肆收受贿赂,案值特别巨大;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数额较大。直到他去年12月开始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些多年来的疯狂行为才被制止。前后对照,“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好了歌》里几句词,用来感叹蒲少龙这么些年的经历,真是再合适不过。
 
  可是一个人的悲剧往往意味着一个家庭的悲剧。浦少龙被带走后,老母亲被气死。此时的蒲少龙才真正意识到“因为我的过错,给家人带来不幸”,并当庭大哭。
 
  无独有偶,2017年云南警官学院原党委书记杜敏落马,母亲被气死,能不能在出狱后还见到已经86岁的父亲都难说;雷政富因不雅视频被查,开庭前五天,其76岁的老父去世,他71岁的阿姨叹息“这真是家破人亡啊”;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的老母,从电视上看到儿子被定罪受贿千万元后当场气绝身亡,其岳母之后也服毒自杀……
 
  京剧《三家店》有一段唱词:“舍不得老娘白了头,娘生儿连心肉,儿行千里母担忧。儿想娘身难叩首,娘想儿来泪双流。”抛开落马官员违法乱纪那一桩,只说他们在落马之后不约而同都会想起自己的亲人,我们不由感叹,“谁还不是一个宝宝?”不管一个人位多高、权多重,归根结底还是家庭的一份子——清正廉洁,回到家里坦然自在,安享天伦之乐;蝇营狗苟,回到家里难以踏实,就怕东窗事发。所以,一个人来到世上,本身就不是什么官,官位本来就是身外之物,家才是自己最终的港湾。只是任何一个手握职权的人都应该想想,自己最终会给这个港湾带来什么——天伦之乐还是家破人亡?
 
  我们并不能认定,落马官员的亲人气急交加就一定是对官员的违纪、违法、犯罪行为深恶痛绝,甚至我们也不排除这些官员还在位时,他们的亲人对其违法乱纪行为是心知肚明,并且对于职权带给家里的“好处”还颇为享受,颇为嘚瑟。比如说广东省政府原副秘书长谢鹏飞之妻陈雪华就被法院认定与其丈夫共同收受人民币1199.5万元、港币235万元、美金21万元及红木家具一套,是受贿犯罪中的从犯,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这告诉我们,家风也能够对官员的作风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那些落马官员,不要一开始忏悔就说对不起家人,他们最应该忏悔的是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
 
  “为政不贪,头顶蓝天;为政不廉,利剑高悬。”越是身处高位,就越是要经受住众多的诱惑。这是考验党性强不强、守纪守法意识坚定不坚定的时候。一方面,领导干部自己要坚守底线,廉洁自律;另一方面,作为“大后方”的家庭,也该明事理、辨是非,对领导干部的为官处事起到正面的影响。毕竟,只有领导干部的“安全着陆”,才有其家庭的美满幸福。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