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钻研竹鼠养殖,每只卖到320元

编辑:戴鹏 2019-12-10 09:59:37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人工繁育物种27种,年产值过亿元
 
  浏阳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行业渐成规模
 
  “开饭咯!”12月9日上午8时,官桥镇石灰嘴村,已经脱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曾国辉将切好的竹片依次放入竹鼠舍,一只只毛绒绒、圆滚滚的竹鼠便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商品鼠平均320元/只,供不应求。”曾国辉告诉记者,“为了保证扩大养殖规模,目前已暂停接单。”
 
  数十公里外的高坪镇石湾村,浏阳市广利兴源养殖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永贤正忙着给稻鳅蛙基地进行清沟沥水。“保证黑斑蛙健康冬眠,明年才能有好收成。”李永贤说,今年基地巨型稻、泥鳅、黑斑蛙互利共生,每亩纯收入超过万元。
 
  近年来,伴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不断提升,浏阳不少养殖户看到机遇,纷纷搞起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产业。如今,在浏阳,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产业发展迅速。其中,竹鼠、黑斑蛙等物种的人工繁育发展迅猛,经济效益可观。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罗方平
 
  建设鼠舍“2.0”版本
 
  还给竹鼠专设“母婴室”
 
  “这些小家伙牙齿可锋利了,木头做的栏舍都关不住它们。”12月9日,在曾国辉的带领下,记者走进了位于负一层的鼠舍。鼠舍里,一个个用瓷砖隔成的小鼠舍依次排开,每个小鼠舍里,大都“住着”一对竹鼠。
 
  “这是我今年专门挖建的鼠舍‘2.0版本’,里面还设有母鼠哺乳室,空调24小时开着。”曾国辉告诉记者,母鼠对温度要求比较高,16℃~24℃之间才会正常繁殖和哺乳。“去年,因为天气炎热,母鼠不哺乳,100多只竹鼠幼仔活活饿死了。”谈及此事,曾国辉仍心痛不已。
 
  今年45岁的曾国辉是家中的顶梁柱。十多年前,他在广东打工时意外遭遇车祸,家庭因此陷入贫困。为尽快脱贫致富,曾国辉种过花木、蔬菜,养过猪和鸡鸭,但情况都不太理想。2016年,在市烤烟生产指导中心驻石灰嘴村精准扶贫工作队的帮助下,通过小额贴息贷款,曾国辉从外地购进60对竹鼠。
 
  “刚开始一切正常,但20多天后竹鼠陆续出现腹泻,30多天后,相继死亡了14对。”一场突如其来的病情,让曾国辉措手不及。最终,驻村工作队帮助他联系到广西养殖专家,指导他科学用药,竹鼠才恢复正常生长。
 
  为了全面掌握竹鼠养殖技术,曾国辉翻遍了竹鼠养殖资料。同时,只要有时间,他就往鼠舍里面“钻”:了解它们的生活习性、记录它们的生长过程……发现产仔率的高低,与温度有直接关系,他就在屋后挖建了一个地下室建鼠舍,一年四季保持恒温;夏天室温太高,母鼠不哺乳,他又专门建立了哺乳室,并安装了空调……
 
  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上一个台阶。2017年,曾国辉一家五口顺利脱贫。“为了保证扩繁,今年7月份才正式开始对外销售。”曾国辉告诉记者,商品鼠均价320元/只,已销售了50多只;幼鼠180元/只,已销售了132只,今年已经赚了4万多元。
 
  “目前,商品鼠和幼鼠还有350只已经被预订了,主要销往株洲、醴陵等地,需要推迟到明年才交货。”曾国辉说,按照当前的势头,明年纯收入可以突破20万。
 
  稻鳅蛙共生
 
  每亩纯利润超过1万元
 
  在曾国辉憧憬着明年竹鼠发展之时,高坪镇石湾村,浏阳市广利兴源养殖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永贤也在谋划着明年稻鳅蛙基地推广示范工作。
 
  今年31岁的李永贤是泥鳅养殖的行家里手。2008年,因为舅舅的一句话,他把服装店关了,转行干起了泥鳅养殖。他的养殖规模从30亩一步步发展到如今的100余亩,还将泥鳅卖到韩日两国。
 
  就在泥鳅发展顺风顺水时,2013年上半年,李永贤通过市场调查,发现黑斑蛙的市场潜力巨大,决定试一试。为了学习技术,他专门前往四川进行“拜师”,并从绵阳引进了100对种蛙,正式开启了黑斑蛙养殖。
 
  “黑斑蛙属于无尾目、蛙科、蛙属的两栖动物,只捕捉会动的食物,这是养殖黑斑蛙最大的难题。”李永贤告诉记者。对于这个难题,当时全国没有十分成熟的解决办法。“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我先后去了益阳、常德、岳阳、潜江等地进行学习考察。”李永贤说,最终,他结合各家所长,采用蛆蝇混合饲料的方式进行喂食,并以此对黑斑蛙进行驯化。
 
  “经过1年驯化后,只要把饲料放在食台上,黑斑蛙就会自己进食。”李永贤说,通过自繁自养,下一代黑斑蛙具备了吃饲料的习性。2015年,4亩黑斑蛙养殖水面,亩产达到了1000多斤,“当时价格能达到24-26元/斤,批发商还会亲自上门取货。”
 
  随后的几年,技术的不断成熟,李永贤的黑斑蛙养殖产量快速提升,他也逐渐成了行家里手,许多人慕名前来学习。今年,李永贤又尝试了一种新的养殖模式——稻鳅蛙共生。他把泥鳅和黑斑蛙混养在一起,并在稻田里种植上巨型稻。
 
  “青蛙吃虫,泥鳅排出来的粪便可做肥料,水稻不需要施用农药和化肥。”李永贤说,不仅能充分利用水域面积,还能形成生态循环链。一片稻田同时可赚三份钱。其中,“重头戏”黑斑蛙亩产可达2200斤至2500斤,一斤卖到14元,除去成本,每亩能赚近1万元。加上泥鳅、水稻,每亩纯利润超过1万元。
 
  “通过一年实验,稻鳅蛙共生模式已经基本成熟。”李永贤说,明年他准备推广相关技术,带动更多人致富。”
 
  行业动态
 
  浏阳已成为全省野生动物驯养规模最大县(市)
 
  浏阳属南方集体重点林区,森林和野生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近年来,伴随着消费水平的不断提升,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产业发展迅速。
 
  “目前,浏阳有野生动物人工繁育户155户,人工繁育物种有竹鼠、黑斑蛙、棘胸蛙、棘腹蛙、海南虎纹蛙等27种,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产业已初步形成。”市林业局野生动植物和湿地保护管理科副科长徐增重告诉记者,目前,浏阳已成为全省野生动物驯养规模最大县(市)。其中,全市人工繁育黑斑蛙的养殖户达到96户,面积达到2800多亩,产量达到28.5万公斤,年产值达到1亿元;蛇类15000公斤,野猪120000公斤,其它品类22000公斤,年产值达1290万元,加上野生动物观赏类收入,2018年浏阳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产业收入达1.25亿元。
 
  野生动物是国家严格保护的自然资源,是自然生态及生物多样性的基础。规范、引导、管理好了野生动物的人工驯养繁殖,也就是为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筑起了一道保护屏障。徐增重告诉记者,近年来,通过规范野生动物经营行为,浏阳非法猎捕、运输、加工、经营、养殖野生动物的现象基本绝迹。近十年来,浏阳新增或发现野生动物6种,通过保护与监测监管,原来逐渐少见的物种如豹猫、黄腹角雉、小天鹅、竹叶青蛇、黄嘴白鹭也开始常见了。2015、2016年两年,还连续发现了海南虎斑鳽在株树桥湿地栖息繁殖。
 
  新闻观察
 
  野生动物驯养需要科学理性发展
 
  尽管浏阳野生动物驯养产业发展迅速,但也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与传统养殖产业不同,野生动物驯养产业具有“新、奇、特”三个优势,一个新品种出来,养殖户往往一哄而上,形成同质化竞争。
 
  以黑斑蛙为例,2015年黑斑蛙批发价格达到22-24元每斤。受高额回报吸引,许多农户盲目投入,挤压利润空间。而一些先前掌握黑斑蛙核心养殖技术的养殖户便会转为种苗销售。
 
  “为了更多的获得利润,即使市场出现饱和,一些种苗销售者也不会将真实情况告诉农户,更加加速了市场饱和。”该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两年,黑斑蛙的批发价已经跌到了10-12元/斤。
 
  徐增重也提醒,野生动物驯养需要科学理性发展,切不可盲目跟风。养殖户要有风险意识,在准确把握住市场“脉搏”的前提下,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发展。同时,要依法依规做好食品安全、疫病防控等工作,确保野生动物驯养产业健康良性发展。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