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书香四溢——打卡浏阳市新图书馆

编辑:戴鹏 2019-12-27 10:09:20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新图书馆开馆后,一名读者第一时间赶来体验全新的阅读环境。

  藏书40万册,设置座席1000个
 
  “瀑布流”储藏电子书3500本,想读哪本扫码就行
 
  作家博尔赫斯说:“这世上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打开一本书,就是打开一个世界一段时空。走进一座图书馆,亦是打开了一座城市的文化窗口。
 
  1929年,它的名字叫作浏阳民众图书馆;1935年,它改名为浏阳县中正图书馆,馆址设在奎文阁;1950年,它的新名字是浏阳县文化馆图书室;1976年,它被定名为浏阳县图书馆;1982年后,安定下来的它将解放路下河街作为了立身之所,在这条幽静的街道上发展壮大。从此,它便成了你我熟悉的浏阳市图书馆。
 
  “大气而不失精美,文艺与高科技并行!”2019年12月26日,位于道吾山路的浏阳市图书馆新馆正式开馆。这也意味着有着90年历史的浏阳市图书馆有了一个全新的家。昨日,记者走进新图书馆,第一时间感受这座充满文艺气息又富有高科技感的智能图书馆。
 
  文/图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张迪
 
  大容量
 
  40万册藏书1000个座席,走到哪都是书与座位
 
  “浏阳的小伙伴,有福了!”开阔的空间,四面墙由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代替,简洁又时尚。刚踏进新图书馆的读者中心后,记者便忍不住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目光所及之处,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一楼的青少年借阅区。
 
  头顶,天花板被刷成了让人放松的深绿色,中间点缀着朵朵“白云”,柔和的灯光便从中映射下来。原木色的书架或做成了波浪的造型,或做成了小城堡的模样,一改图书馆的古板形象。弧形沙发、长条沙发以及颜色鲜艳的小桌椅更是随处可见,方便小读者们随取随读。借阅室的柱子如一朵盛开的花,“花柄”下亦是柔软的沙发椅。尽头,座席则布置成了小舞台。
 
  在青少年借阅区的左右两侧,图书采编室、视障阅览室、DIY室、自助图书馆左右排开。与青少年阅读区保持着同样的特点,装修的用色多以原木及舒适的蓝或绿为主。
 
  从一楼迈入二楼,步行梯则是由宽窄楼梯成“之”字型一路延伸上去:其中,宽楼梯是作为座椅设立,窄楼梯则用来通行。几乎是见缝插针般,步行梯的左侧空间全部被设计成了书架,右侧以灯带嵌入大理石扶手。综合借阅室、报刊借阅室、电子借阅室、自修室、报告厅,二楼的服务对象以成年读者为主。阅读空间的桌椅以原木为主,公共空间则是舒适的小沙发,露台外亦摆放了大量的休闲桌椅。
 
  “发现特点没有?”“书多,椅子多!”
 
  “新馆共分三层:一楼少儿,二楼成人,三楼规划为地方文献室等,分工非常明确。值得一提的是,整个图书馆目前已有馆藏书籍40万册,一共设置了1000个座席。”陪着记者一圈逛下来,浏阳市图书馆馆长刘炜自豪地表示,如此大容量的设计就是为了给读者打造一个随时随地可读书的空间,“一句话概括:走到哪里都是书,走到哪里都是座位,方便读者随时取阅。”
 
  高科技
 
  “瀑布流”储藏电子书3500本,扫码就能阅读
 
  “整个图书馆的建筑面积达10000平方米,在这里你可以实现全自助模式。”折回到一楼的读者中心,刘炜表示新图书馆与老图书馆的区别不仅仅是书籍和座位增多了,而是图书馆变“时髦”了,“一切采用了智能化。”
 
  顺着他的引导,记者实地体验了一番新图书馆里的高科技:进门后的大厅,左右两块高3米多的电子显示屏滚动着电子书的讯息。选了其中一本,扫二维码,电子书的内容便直接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可直接阅读,也可分享、收藏或转发朋友圈。
 
  “这个机器叫作‘瀑布流’,共储藏了3500本电子书,每个月会定期更新。它的后台被设置成了自动开关机,可以节省更多的人工与不必要的损耗。”与“瀑布流”不一样,其后的歌德电子图书借阅机则更“喜静”。宽大的屏幕上,分门别类显示了各种电子图书和期刊杂志。不同的是,这些电子书则全部保持不动的形式,方便人查阅。如有合适的,即可通过微信或图书馆的APP扫描获取。除了电子书外,刘炜带领记者体验的另一个“时髦家伙”名叫朗读亭。从外观看,它特别像那种自助的K歌亭。进门后,一台显示屏外加两个话筒、两把椅子则是它的全部“内脏”。扫二维码后,屏幕上便显示了提供阅读的参考资料,点击“朗读”即可录音。朗读完毕后,屏幕会自动打分,亦可将自己的朗读作品分享到朋友圈。
 
  在整个图书馆,读者使用频率最高的当数自助办证机、自助借还机与自动还书机:读者如果需要申办新证,只需要持有效身份证件,按照提示交100元押金即可办理电子借阅证;自助借还机,点击借或还,刷脸或使用身份证即可操作;自动还书机操作更是简单,点击还书并将书籍放入扫描区即可,都无需用到读者证,而它的后台传送带更是具有自动分拣功能。
 
  “所有的借还书过程全部联网了,不仅与24小时自助图书馆实现了借还互通,还与长沙图书馆、长沙各区县图书馆及所属分馆实现了共建共享。”操作简单、手续简便,一系列试操作下来,记者感觉十分简单。
 
  “如果读者在使用过程中遇到了疑惑怎么办?”轻松体验了借书后,记者将自己的担忧提了出来。对此,刘炜表示对于老年读者或是有需要帮助的读者,读者中心的工作人员或志愿者都可以帮忙解决,“值得一提的是,大厅墙上挂的那个数据可视化展示平台,图书馆可以根据其提供的到馆情况、借阅情况来调整工作安排和图书的采购。”
 
  特写
 
  “想读什么书都可以告诉我们”
 
  “国王与宾客悠闲地品尝着各类美味佳肴,阿凡提却站在一边手持摇扇不断轰赶着飞来飞去落在筵席上的蚊蝇,飞一拨儿赶一拨儿,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可谁也没让他歇一会儿……”
 
  一本厚厚的《阿凡提故事大全》,13岁的甜甜一字一顿,读得非常认真。与普通读者不一样,甜甜所读的盲文书只能靠摸。因为从小便出现了视障,甜甜就读的特殊教育学校将她和几个同样的视障孩子编成了一个复式班。尽管能接触到的盲文课外书不多,甜甜却是一个对书籍充满好奇的孩子。
 
  “对于她而言,书籍就是黑暗世界里藏在心中的一束光。”陪同前往的市特殊教育学校副校长张素平表示,图书馆新馆开馆能够想到为这部分特殊读者设置一个阅览室,多少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在开馆之前还能请孩子们前来体验并征询意见,更是充满了人情味儿。”
 
  “《小猪佩奇》有没有绘本呀?”和甜甜一起前往视障阅览室体验的煊煊今年10岁,正处于活泼好动的年龄,对于满满一墙的盲文书籍,他摸索了好一会都没有找到自己合适的书籍。听到他的话,图书管理员董思红立马找来了笔和本子,将孩子们想看的书名记录下来,“想读什么书,都尽管告诉我们,我们尽力去找。如果没有的,可以通过故事机来弥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