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浏阳医护人员讲述支援武汉金银潭医院战“疫”故事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3-03 11:03:22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愿当病患可以依赖的女儿”

2月21日,按照国家卫健委的统一部署,湖南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奔赴武汉,浏阳市中医医院医生武华杰、陈程,护士李丽、黎丁丹随队出征。其中,武华杰与李丽被分配至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北六区工作。

“感谢你们不顾生命危险到武汉来,你们是真正的天使。”“谢谢你,姑娘,你让我想到了自己的女儿。”10天时间里,病区的点点滴滴真实而平淡,但医护人员的温暖举动,不仅收获了病患的感谢与信任,也温暖了病患的心,暖意在病房里流淌。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整理

深夜查房,老人给我深深鞠了一躬

讲述人

武华杰

浏阳市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副主任医师,湖南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

金银潭医院又名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是武汉市唯一的传染病三甲专科医院。医院里面格外安静,一路上,只看到一些步履匆匆的身影,沉重却坚定。

小时候总梦想着自己能成为一名战士,英姿飒爽地出现在战场上,而现在,却站在了另外一个战场,看不到硝烟,看到的只是战友们忙碌而疲倦的身影,看到的只有不计得失、不计生死的无畏精神。虽然大家都戴着口罩看不清脸庞,但我猜那一定是一张美丽或者帅气的脸。

隔着窗户玻璃,居然有许多患者站在窗前和我们挥手致意,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或许他们的家人正心急如焚地等着他们回家,或许他们也正想念着儿女与父母。一场疫情,让许多人体悟到,这世间最幸福的日子不过是人间烟火。

第一天上班是夜班。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汗珠顿时从毛孔里窜出来,与秋衣秋裤黏在一起,感觉整个人又热又闷,像在桑拿房里蒸桑拿。闷热中,感觉自己就像战士拿起武器奔向了战场。

“辛苦了,谢谢你们。”过了缓冲区,走进了病房查房时,许多人都已经睡了。有一个房间的灯还亮着,我推门走了进去,一名老人看到我进来赶紧起身了。老人是河南人,跟儿子一起住在武汉。谈起儿子,老人眉飞色舞。他主动介绍:儿子是大学老师,孙女也活泼可爱,一家人在武汉生活得十分幸福。但自从住进医院后,他已经二十多天没有看到家人了。

“虽然不慎感染了,但幸好有你们在。感谢你们不顾生命危险来到武汉,你们是真正的天使。”说话间,老人给我看了手机上一家人的合照,很温馨。此情此景,让我忍不住和他多交流了两句,让他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康复回家团聚。

意外的是,离开的时候,老人对我深深地鞠了一躬。顿时,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出征前,我亦有父母的殷殷嘱咐、妻子的碎碎念和儿女的撒娇。同样是浓得化不开的亲情,谁又不盼着团圆呢?此刻,这些医护人员奋战在这条舍小家、为大家的抗“疫”之路上,就是想让大家早日团圆。

在病房,还有一名80岁的患者需要用高流量氧疗仪,属于病情相对较重的患者。因为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他从当初的希望渺茫到现在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他的爱人住在对面床位,看到我来了,连忙起身把我拉到一边轻声地说:“医生好,我老伴的病情好一些了吗?他不能比我先走啊!”真心之所系,深情之所依。患难之情,在这对老夫妻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医生,我的核酸结果怎么样?”“我什么时候复查CT?”每每接班,面对患者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我和队友都会耐心记录、认真回答。每次查完一个患者,患者都会发自肺腑地说一声“谢谢医生,您辛苦了”,听到这些,我们心里也轻松了一些。

喂饭、换衣,病患将我当成女儿一样信任

讲述人

李丽

浏阳市中医医院消毒供应中心护士长、主管护师,湖南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

我是想也没有多想就报名支援武汉的,作为护理部第一梯队队员,我被选上也就理所当然了。在走之前,家里其他人都好说,唯独女儿十分舍不得我。走的时候,她哭了很久。可真到了武汉,这个12岁的女孩每天都要发视频检查我的防护措施是否到位了。

到达武汉后,我们被分配到金银潭医院,我主要负责北六区。这个区域的病患,多是来自养老院的老年患者。因为老年患者基础病比较多,再加上有些患者因偏瘫生活无法自理,我们的工作任务相当繁重。

听到相关介绍时,我心里有所准备,可真正到了病房,才发现难度特别大:住在病房里的病患基本上没有陪护,所以除了医治以外,吃喝拉撒都需要医护人员一肩挑。而湖南队对自己的要求特别高,一切护理都要按照“9S”管理。

“你们是湖南人吧?湖南人好着呢,直率又热情……”在正式上班之前,我们除了熟悉环境外,还特意将病区全面整理了一番,力争让病患住得舒适一点。看着我们忙上忙下,不少患者主动和我们打招呼。一答一问之间,缩小了距离感,多了些亲切。

“阿姨,真的不要怕麻烦,也不要不好意思。”有次轮到我值班,新进了一名64岁的女性病患。因为中风偏瘫,老人是我用轮椅推进来的。将她扶到床上躺好才一会儿,就发现她的衣服和床单全部湿透了。因为偏瘫导致大小便失禁将床尿湿,老人显得很不好意思。

因为病房的条件有限,给老人换衣服时她极其不自在。说了大半天,老人还是不配合。为此,我开始和她家长里短,问她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平时的身体状况如何?渐渐地,老人不再像开始那么抗拒了,当说到家人时,她边哭边说自己很想家。没有办法,我只能像哄小孩子一样去哄她,让她将我当成女儿就好。我趁热打铁,轻言细语安慰她:配合治疗身体才能恢复得快,才能早些出院。老人的情绪开始稳定下来,配合我们换衣服和床单。

“护士,他又不冲卫生间!”在病区,还有一名有轻微精神障碍的病患,生活习惯不太好,每每我经过他的病房,其他病患就不停“诉苦”。可对于如此特殊的病患,我只能一遍遍向其他人解释和道歉。可即便如此,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为此,我想了一个“守株待兔”的办法,一旦这名病人去卫生间,我就赶紧过来等着。等他用完卫生间,我再牵着他的手告诉他怎么冲水。听不懂普通话的他还是弄明白了我的意思,顺从地点点头表示明白……为了给其他病患一个良好的环境,最后我索性将他转到了护士点隔壁的房间以方便照看。

“谢谢你,姑娘,你让我想到了自己的女儿。”生了病原本就不好受,更何况他们又多是老人。对亲情的渴望,让我有了另一重身份,尽力将自己变成他们可以依赖的女儿一般。打开水、换衣、喂饭……隔着防护面罩看不清我的脸,病患们还是一遍遍地认真道谢。

在这么多天的工作过程中,诸如此类的小插曲有不少。也正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让我明白了换位思考是极其重要的:灾难面前,每个人都会感受到情感的可贵。而作为医护人员的我,选择了陪伴与履职。因为,我只想让这病房里能够多一丝温暖。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