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这身特殊装备是我们穿过最美的“盔甲”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3-05 10:10:24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浏阳市妇幼保健院3名医护人员战“疫”的故事

2月6日,浏阳市妇幼保健院派出了产科护士杨微、手术室护士李亚双前往长沙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区),支援新冠肺炎医疗救治工作。2月21日,浏阳市妇幼保健院再次派出手术室护士黄炼,加入湖南省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驰援武汉。

“1月26日,我们医院发出医疗救治预备队队员招募后,这3名同事踊跃地写下了‘请战书’。”浏阳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肖波表示,结合平时的工作表现,综合考虑后,最终选定了杨微、李亚双和黄炼3名医护人员前往一线支援。“她们三人的表现展示了我们浏阳市妇幼保健院能干事、能担当的良好形象。”

这场战“疫”,没有硝烟,却危险重重,这三名医护人员每一步都是负重前行,她们扛起了使命和担当,带着对病人的爱和责任,在这次抗“疫”斗争中经历了重重考验。浏阳市妇幼保健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杨微、李亚双和黄炼三人都已经提交了入党申请书。

文/刘莎

很庆幸,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我也能贡献自己的力量

讲述者:杨微(浏阳市妇幼保健院产科护士)

2003年,“非典”时期,我们还是稚气未脱的少年,是医护前辈们合力保护着我们。17年后,新冠肺炎疫情突袭,我也想成为像前辈们一样强大的人,用梦想、信念筑起捍卫生命的城墙。这次,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我可以去一线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为自己医护人员的身份感到骄傲和自豪。2月6号,我和同事李亚双来到了长沙市一医院北院区开始了在传染病房的工作。为了做好防护,我们穿上了不透气的防护服,戴上了护目镜、N95型口罩和防护面屏,它们压得我的脸、鼻子生疼,汗水一浸,又疼又痒,不得不说,这身特殊的装备是我们穿过最美的“盔甲”,但也是穿得最艰难的“盔甲”。

对病患而言,我们是抽血打针的护士,是他们沮丧时的“好友”,是发饭的“食堂阿姨”,是收拾卫生的“保洁员”,是下水道堵塞时的“修理工”……

不少病人都忍不住问,“看你们都这么年轻,怎么什么都会干,除了照顾我们,干起其他的活来也是又利索又好。”我笑着说,“因为我们是超人,所以你们也不用担心,在我们的照顾下,你们肯定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元宵节那天,我们第一次尝试采集咽拭子。新冠肺炎的确诊,必须通过采集咽拭子标本做检验。采集咽拭子,对医护人员而言是一次冒险。这项工作需要用一根长度为15厘米的无菌棉签深入到患者的咽喉,停留几秒,左右擦拭。由于穿着防护服行动不便、戴着护目镜视力受限,采样这个精细活变得困难了。为了准确获得标本,我们必须与病人近一点、再近一点。

虽然很危险,但看到一个个治愈的患者出院和家人团聚,那种使命感和成就感,让我觉得自己的付出都值得。疫情当前,坚守岗位是我们医护人员的职责与本分,这段战“疫”经历,也必定会留下岁月的烙印。

病人的需要与信任让我更有动力

讲述者:李亚双(浏阳市妇幼保健院手术室护士)

3月1日,我和同事杨微结束了在长沙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的工作任务,开始了14天的医学观察。

回想起之前的经历,每一天的工作都很紧张。早上七点半到达医院,穿戴好防护服,做好防护措施,我们就开始了一天的“战斗”。防护服不透气,每天穿着就会全身冒汗,汗水从前额滴到护目镜里,感觉特别难受。那段时间,不断适应,不断调节,才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工作状态。

而每次下班后脱掉防护服,摘下护目镜,脸上都已经被压出了许多印记。但那段时间,我也根本来不及思考更多,每天看着新增加的病人,只觉得自己的责任又重了一分,只想着可以照顾好他们,让他们早日恢复,健康出院。

由于新冠肺炎病人没有家属陪伴,所以在常规护理工作之外,我们还要负责照顾他们的日常所需。比如不能自主进食的病人,我们需要给他们喂饭,行动不便的卧床病人,我们要帮助处理大小便。在多日的相处后,不少病人也更加信任我们,和我们拉家常,也心疼我们工作太累了。

每次看到病人在我们的治疗和照顾下,慢慢地好转出院,我所有的疲惫和辛苦都会一扫而光,心里只觉得值得又满足。

“姐姐,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呀?我想家了,姐姐你想家吗?”在给一个小朋友量体温时,她问我想不想家。那一刻我才想起,我离开浏阳都10多天了,忽然十分想念我的家人、同事,我急忙调整自己的情绪,握住小朋友的手,安慰她说,“等外面那棵树开花了,你就能回家了,所以现在你要乖乖配合治疗哦。”

这次的经历,我更能体会医护人员的职责和荣誉感,更能体会医者仁心,更能懂得医护人员这个身份给自己带来的满足感。

医者的使命和职责让我们义无反顾

讲述者:黄炼(浏阳市妇幼保健院手术室护士)

春节期间,我看着关于疫情的新闻报道,看着自己身边的同事陆续前往一线支援抗“疫”,我很揪心,我也很想加入其中,想立刻冲上去帮一把,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2月19日,当我接到医院领导的电话,询问我是否愿意去支援武汉时,我没有丝毫犹豫立马应了下来。2月21日,我收拾好行李前往长沙,加入湖南省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发前往武汉。

回忆起出发时的场景,我们医院的领导、同事还有我的家人一直嘱咐我照顾好自己,送我上车,想到这些,我总是忍不住落泪,但这些也成了支撑我的动力。3月初的武汉,有些许寒冷。结束在金银潭医院的第一轮夜班后,我回到酒店冲了热水澡,整个人才完全缓过神来。回想起从2月21日至今,我到达武汉已有10多天了,从第一天的忐忑,到现如今的熟练,我也早已适应现在的工作节奏。

不管是帮病人翻身拍背、换尿不湿、处理大小便的生活护理,还是采咽拭子、肛拭子、吸痰、抽血、输液等高风险的操作,我们整个医疗队的同伴都没有任何推脱和怨言,医者的使命和职责让我们义无反顾。

来武汉之前,我对这座城市并不太了解。来到武汉后,我才真正深入了解这座城市:满城的LED灯换成了种种励志标语,“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向一线工作者致敬”;病人朋友也是尽量地不麻烦我们,能做的事情尽量自己做;打扫卫生的志愿者蹲下身来为我系鞋套袋子……言语行动之间,这些善意令我感动和难忘。

这次疫情带给武汉的创伤很大,但是我相信,武汉不会被击垮,疫情解除后的武汉会变得更美更强。我期待,等大家都摘下口罩,等这座城市恢复曾经的模样,我们再相约来武汉观赏美丽的樱花。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