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孩子们应该会很自豪:我的爸爸到武汉“打”病毒去了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3-09 10:24:49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不透气的防护服、紧勒的护目镜、密闭的医用口罩,身穿这身特殊的装备,他们在病房里,既是医护人员,又是病人沮丧时的“开心果”“倾听者”,每天还充当着“送餐员”的角色。每当一天的工作结束,看到镜子里面湿透了的自己和满是压痕的脸,他们相信一切都会苦尽甘来。

2月21日,浏阳市人民医院医师张球、护士鲁努和罗巧俐作为湖南支援湖北第五批医疗队队员去一线战“疫”。尽管各自的岗位不同,但三人都以一腔热血投入到一线工作中,半个月里,他们留下了不一样的感动。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整理

以后会和孩子们讲这段经历

让他们明白有国才有家

讲述者:张球

浏阳市人民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

湖南支援湖北第五批医疗队队员

11???-3.jpg

在浏阳的时候,我一直在感染科工作。疫情发生后我一直很关注一线的情况,心里也产生了一个念头——报名去一线。看着一批批医护人员奔赴前线,当我有了机会后,心里没有任何犹豫。

“武汉是座英雄的城市,湖北人民、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这句话,等你到了武汉后会有更深的体会。这么大的一座城市,离汉通道关闭后仍要正常运转,可想而知背后有多少人的贡献和努力,他们都是英雄的人民。

来武汉差不多半个月了,工作也步入正轨,每天都是驻地和医院“两点一线”,单调且充实。最近一段时间,每天都有人出院,对医生而言,这是最高兴的事:在病房里,每一名患者都很礼貌,也很客气,无论是查房还是开药,都会认真地说一句“谢谢”。有时我会告诉他们不用那么客气,我们原本就是来增援武汉的。可下一次值班时,他们还是忍不住说声“谢谢”。后来我也就不再劝阻了,他们淳朴的一面,我尊重就好。

3月7日上班的时候,我特意请同事帮忙在防护服上写了一行字:“梓正、惜玥,爸爸爱你。”梓正是我儿子,惜玥是我女儿,之所以写这行字并拍下照片,纯粹是想留个纪念。我想孩子们应该会感到很自豪:我的爸爸去武汉“打”病毒去了。

将来的某天,我会向孩子们讲述这段经历,让他们明白有国才有家。作为医护人员,我们肩上有对患者的责任,也有对家庭的责任。很多时候,我们只能选择迎难而上。因为时代的一粒灰尘,掉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一个人肯定扛不起,只有大家共同努力才能渡过难关。对我而言,只期待疫情早点过去,大家可以真正用心去体会“春暖花开”。

既然选择了最前线最危险的地方

就必须做到不辱使命

讲述者:鲁努

浏阳市人民医院CCU护士

湖南支援湖北第五批医疗队队员

11???-2.jpg

“鲁努,医院在选拔去支援武汉的人……”同事打来电话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一定要争取到机会,到最前线最危险的地方去。理由很简单,我是男生,又在重症病房护理过,体力、经验上有优势。2月19日,得知自己成功“入选”后,我迫不及待打电话告诉了母亲,电话那头的母亲很支持但声音有些颤抖,一个劲地交代我注意安全,我明白她心里的担忧。挂完电话后,我给姐姐打了个电话,请她多和母亲交流沟通。

“有主动报名去金银潭医院危重症病房的吗?”此次金银潭医院危重症病房需要12名护理人员,采取自愿报名的形式。2月24日,医疗队领队罗志红话音一落,刚结束培训的我毫不犹豫举起了手,主动请缨到最危险的地方。

随后,我被分配至金银潭医院南六区的危重症病房,主要负责重症患者的基础护理等工作。2月27日凌晨4点,是我在金银潭医院的第一个夜班。因为车程和前期准备工作各需一个小时,凌晨2点我便起床赶往医院。

真正煎熬的是在危重症病房里,除了打针喂药外,我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帮患者吸痰、翻身、处理大小便等。因为照顾的对象是不能自主翻身的新冠肺炎患者,我们必须极其小心谨慎。即使是两名医护人员合作,动作也要非常缓慢,否则容易发生职业暴露。

因为穿着防护服,全身被包裹得严严实实,整个5小时,身上冷热交替,一度有闷得想呕吐的感觉。下班的时候是上午9点半,回到酒店收拾完自己后已经是中午12点了,还没来得及吃早饭便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哪有什么百毒不侵的白衣天使,只有接过前辈枪的‘战士’。”既然选择了最前线最危险的地方,我就必须做到不辱使命:将自己所掌握的知识、技术回馈给国家与人民。

虽然个人的力量很渺小

但是有一分热就要发一分光

讲述者:罗巧俐

浏阳市人民医院ICU护士

湖南支援湖北第五批医疗队队员

11???-1.jpg

2月21日,来武汉的第一天,我便下定决心,再苦再累也要站好这班岗。

培训结束后,我被分配到金银潭医院的北六区,正想着该如何和病区里的患者们打招呼时,他们倒先开了口:“姑娘,你是湖南来的吧?这个时候能来武汉的医护人员,都是最勇敢的人呢。”

看到他们眼中的期待和感激,我一下就放松了。虽然我只是名普通的护士,个人的力量很渺小,但是有一分热就要发一分光。

交接班时,一个爷爷看着我欲言又止,小声地说:“姑娘,请问你可以帮我倒一下小便吗?”我连忙表示没有问题。清洗完便盆后,爷爷红着脸和我说“不好意思”。他解释说是因为行动不便又没有陪护人员才会麻烦我,一个劲地表示感激。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肯定不会开口。倒便盆只是件小事,可他们发自内心的那份感激却让人感动。

还有一天早上,我按照医嘱给患者发中药时,看到另一个爷爷拿了一个类似小盖子的容器在喝水,当时我特别疑惑,交流之后,才知道他不小心将杯子弄丢了,又不好意思再问我们要。听完他的话,我什么都没有说,立马返回储物室找了一个杯子给他。

让人没想到的是,那个爷爷竟对我敬了一个军礼,我的泪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后来才知道这个爷爷以前是名军人。“这个浏阳妹子做事真细心。”隔壁病床的大哥认真夸了我一句。听到这句话,我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也忘记了身体上的劳累。

“罗护士,是你吗?”再次去病房时,我得知有个阿姨为了还护手霜一直在找我。此前她的手有些刺痛,我知道后将自己的护手霜给了她,因为再去病房时没来得及在防护服上写名字,她就向值班的护士打听了一遍又一遍……

病房里,他们的信任和肯定成了我们“冲锋”的动力。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