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直播新品发布,为花炮行业突围探路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4-16 10:30:29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04版深度-1.jpg

新产品药量低、噪音小、安全性高,适合城市、庭院环境燃放。51花炮供图

城市禁放、全域禁放、疫情影响、外销停滞……今年以来,由于多重因素叠加,花炮产业面临的内忧外患,被业内称为“史上最严酷的寒冬”。

行业未来向何处?企业出路在哪里?在这样的迷茫时刻,4月15日,一场“未来·烟花新产品发布会”通过网络进行直播,发布12家新的城市烟花工厂品牌,吸引了业内广泛关注。活动主办方51花炮表示,希望通过自身的探索,给行业一些新的思路、方向和信心。

对于花炮行业的转型升级,本报将持续关注。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罗时茂

困境1:城市禁放

对策:分类分级定标准

“5月31日前,河南烟花爆竹库存全部‘清零’。”上个月,河南省安委会下发《关于防范化解库存烟花爆竹安全稳定风险的通知》(下称《通知》)。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通知》,被业内认为是河南省倒逼推动全省城乡全域禁放的最后通牒。2017年初,河南曾欲力推全省禁放,通知下发两天后,又以收回通知收场。“这一次看来是铁了心要禁。”业内人士分析。

根据51花炮开展的客户调查,2019年全国各省有86%的城区禁放,11%的省份城乡全域禁放。“下一个禁放的省份是哪里?花炮产业的出路在何方?”在4月15日的发布会上,51花炮CEO谢毓峰发出一连串追问。

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花炮行业。“有人认为禁放是不理性的,但恰恰相反,我认为作出城市禁放的决定是理性的,只是‘一刀切’的决定欠妥。”谢毓峰认为,导致城市禁放的根源在于现有产品结构不适宜在拥挤的城市燃放,现有产品不受新消费群体欢迎。

反观国外,小型消费烟花是可以进超市常年销售的。

“如果说国内市场有拐点的话,那就是建立产品分类分级标准,发展城市烟花,让适合城市环境的新形态产品接棒。”谢毓峰认为,当务之急是推出安全、环保、有趣、有文化内涵的新产品,只有这样,烟花才能重新回归城市、撬动更具消费潜力的市场。

困境2:产品不受欢迎

对策:用数据指导研发

此前,51花炮团队在走访经销商客户,开展线下市场调研时,进行了“你为什么讨厌烟花”的消费者调查。消费者的反馈是:容易伤人、太吵、烟太大、气味难闻、引发火灾等。

另一方面,在闭园前燃放烟花,是迪士尼乐园、长隆海洋王国的保留节目,众多游客等到夜间看完烟花才会离开,有的甚至奔着这场烟花而来。

“所以大家要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来解决问题,做消费者更喜爱的烟花。”谢毓峰的观点,得到不少生产企业的认同。

“这是我一直想解决,但解决不了的问题。”醴陵市明兴出口烟花爆竹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峰情坦言,之前,他一直在做出口和内销的产品代工,“我的产品研发,是根据贸易公司的喜好来设计的,因为我对接不了终端,拿不到消费者数据。”

隔在生产企业和市场之间的藩篱,被51花炮平台破解。“我们根据市场销售数据,和线下的单品调研,采集市场对产品的包装、尺寸、效果、时长等方面的反馈,来指导企业的产品研发。”谢毓峰说。

“有了这些反馈,我们对产品研发的方向更精准,更符合市场需求,也更有动力。”陈峰情深有感触。

位于澄潭江镇的应心鞭炮烟花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刘锦松也表示,工厂可以根据平台数据调整产品的类别、产量,生产更受市场欢迎的产品。

困境3:工厂无话语权

对策:提供品牌孵化服务

作为连接烟花生产企业和各地采购商的互联网平台,51花炮当前主攻玩具烟花领域,而玩具烟花的生产企业,多为中小型工厂。

“主要靠代工生存,一年又一年做贴牌,都是做‘无名英雄’。”谢毓峰说。

深耕花炮产业多年的浏阳南大烟花制作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守俊直言“做代工没有议价权,纯粹是替别人做嫁衣”。

实际上,不少位于产业链底层的代工厂质量都不错。去年,51花炮启动品牌孵化服务,选择了平台上3家管理水平、品质把控、市场意识和配合程度较高的工厂试点,引入第三方设计公司,共同为工厂量身打造自己的品牌,再通过平台推广,取得了良好效果。

刘锦松的工厂2018年在51花炮平台销售额仅为18万元。通过“品牌孵化服务”,他推出了全新的儿童烟花品牌“恺伦烟花”,2019年在51花炮平台共收到500余万元订单。

“去年一年的尝试,让我坚信真正要搞出名堂,必须要做自己的品牌。”刘锦松说,与51花炮深度合作,免除了工厂的后顾之忧,“只要把产品做好,不用担心销售和回款,也避免了价格战的恶性循环。”

今年,品牌孵化服务扩展到12家生产工厂,“入列”的刘守俊刚为他的组合吐珠新产品推出了“星势力”品牌,“我的优势是专业化生产,51花炮平台有渠道、管理、物流甚至资金优势,借助平台,能迅速让采购商甚至消费者看到我的产品,如果我自己做可能要三年。”

刘守俊认为,在51花炮平台做自己的品牌,能让工厂在品牌化的路上走得更远、更深,反过来促进工厂朝专业化、创新型的方向走,“我只要专业化生产,把品质做好,按时交货,其他的都交给平台。”

专注线香产品的醴陵平盛烟花制造有限公司原来也主要做贴牌代工,通过品牌孵化服务,51花炮给他们对接设计资源,准确定位产品,孕育了“超有范”的自有品牌。企业负责人范毛表示,做代工是贸易公司下多少单,工厂做多少,有品牌后,不管是生产还是销售都变被动为主动,“我们现在满负荷生产自己的货,虽然涨了一点价,但客户还追加了订单。”

从被动变主动、从无话语权到掌握定价权,范毛表示,有了品牌后,对品质的要求更高,“不能砸自己的牌子。”

浏阳市亚中烟花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邱祖钦从2014年就想做玩具烟花礼盒,但没有明确的思路。今年经过51花炮引导,他们推出了“小石猴”品牌,让他信心满满:“在平台上,工厂品牌能直接对接经销商甚至消费者,真正把工厂扶起来。”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