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浏阳主播——致青春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7-27 10:36:37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希望有一天,能在网络直播间里为浏阳代言

06、07会客-1.jpg

张小路,1995年出生,住在关口街道。邻居们早上八九点钟是看不到她的,她通常日上三竿才会起床,趿着拖鞋,揉着泡肿眼,走两步就将自己甩在沙发上,然后拿着手机刷抖音。她妈妈总是尽量对客人解释说:“孩子做直播,昨晚下播得晚,凌晨三点才睡呢!”

即便人们理解她凌晨三点才睡,但她总是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什么“有人给我刷火箭”,什么“感谢酱油团”等等,听得别人面面相觑。她喜欢搞怪,拍照时会把好好的鞋子反着穿,会把好好的报纸倒过来念;她看到有趣的画面、吃到好吃的东西,一定会发出“哇哦”的声音,然后快速拿出手机进行拍摄;她能瞬间变换出各种表情:比剪刀的、吐舌头的、哭的、笑的、装作生气的……让人瞠目结舌;她会讲笑话,可是别人还未听明白她已经一个人哈哈笑起来了。

长辈们总是摇头——这都是什么呀?

看不懂年轻主播?确实是!有人给他们贴着“不务正业”“古里古怪”的标签。但是,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展现出的是“非一般”的精彩,展现出的是年轻人不一样的活力,他们不是“废柴”,他们也有梦,他们在追梦,他们在——致青春。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张玲彭红霞

正青春

直播间里的“95后”主播


06、07会客-4.jpg

张小路直播(工作)的时间一般是晚上6点到凌晨2点,其他时间则自由选择。她是一名“娱乐主播”,主播的内容很广泛,主要是闲聊、唱歌,和别人玩游戏、玩互动,前者类似于“脱口秀主持人”,后者类似于“孩子王”。

7月24日,吃完晚饭后,张小路就开始化妆。她化得并不算慢,极其认真,她会把眉毛画得弯弯的,把眼睛体现得圆圆的,她会在脸上扑上亮闪闪的粉,使皮肤看上去晶莹剔透——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在直播间是可爱的、萌萌的、“邻家小妹妹”的形象。

“嗨!大家好!你们的小路路来啦!”开播的操作快又直接,张小路打开电脑、打开声卡,进入直播间,她的影像一下子就在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来,她隔着屏幕,和直播间里的粉丝打招呼。

06、07会客-5.jpg

张小路进入角色非常快,如果说此前她的状态是休闲又随意,在她进入直播间后,她的表情、肢体语言、声音一下子就变得兴奋而快乐,连她的眼睛也变得炯炯有神。她哼着歌,和直播间的朋友打招呼,她很“自来熟”,能随意切换谈话频道,她会说“嗨~我新学了一首歌,唱给你们听呀”,她很会说俏皮话,什么“浏阳的鱼,浏阳的菜,浏阳的小伙长得帅”,或者“浏阳的景,浏阳的戏,浏阳的帅哥讲义气”等等……

这样充电般自导自演、喋喋不休的状态,张小路能一直保持到下播,而下播多半是半夜,或者凌晨两三点,工作时间足足6到8个小时,有时更久。

实际上,张小路是个才入行4个月的新手。4个月前,她因机缘帮助一个厂商直播带货。那时的她毫无经验,会把29块9的产品说成9块9,会因为别人一句“你说得这么好自己用过吗”而被怼得哑口无言,但有很多人夸她“可爱”“漂亮”。此后,她决定进入这个行业试试看。

入行4个月以来,张小路的粉丝发展到4000多人,这样的成绩或许不算好,但是她也收到了许多快乐,也体会到了这个行业的特殊魅力和温暖。

她唱一首浏阳的民歌,就有身处外地的浏阳朋友发着“哭”的表情,跟她说“谢谢,你让我想家了”;她为了安抚一名酒友不开车,咬牙将自己的直播播到了清晨,那名酒友从此成了她的铁粉;她听到有一名网友说自己在新疆且感染了新冠肺炎,但因为她的快乐和活跃,有了战胜疫情的力量……她觉得有些东西看不到,但都是真挚的。

正青春

不畏辛苦、有色眼镜,坚定走自己的路


06、07会客-3.jpg

人们形容一个职业,总是说“老师高尚”“医生受人尊重”等等,“网络主播”如何形容呢?张小路曾在家人聚会上说自己是主播,引来大家面面相觑。亲戚朋友尚且如此,社会上的其他人会怎么看?接触这个行业、走进这个行业后,张小路才知道,这确实是一个辛苦得有些残酷的职业,这份残酷,包括身心投入的劳心费神,和面对有色眼镜的“压力山大”。

“我每次下播,都是腰酸背疼,眼睛干涩。”张小路说。她需要戴隐形眼镜,让眼睛在直播时看起来更黑更亮更有神,可是直播不好规定时限,有时一戴就一个通宵,第二天起床后,她的眼睛必定是又红又肿的。

为了“吸粉”,她下播了还会和大家再私聊两小时,比如“你觉得我今天表现得怎么样”或者“小姐姐你今天不开心,是什么事呀”等等。所以张小路也失眠,她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实在困得不行,这才能勉强入睡。

06、07会客-6.jpg

有人说,网红不是一个月收入几十万元吗?张小路说,这真的是一个大大的误会,确实有网红月收入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但那是极少数的人,况且她只是“网络主播”,离“网红”还远着呢!她没有固定收入,她的月工资纯粹是粉丝们给她“刷礼物”,类似于“我花时间让你开心,你要是开心了可以给我打个赏呗”。人家给不给、给多给少,都不能勉强。

试水几个月,张小路也因其认真、努力的状态,平均每个月也挣了几千块钱,但是“网络主播”也有他们的“甲方”,刚进入这个行业,必须有人“领你进门”“维护管理”,这就是“公会”,也有人喊“经纪人”,他们是各大网络直播平台上的组织方,主要维护旗下主播艺人的直播现场、粉丝互动和发展管理。当然,也会收取一定费用。

“这几个月,我所有挣的钱全部都投入了学习和提升。”张小路说,她还是“菜鸟”,是“小白”,她需要去大V的直播间学习,这就得给人家刷刷礼物当学费;同时,她需要一些网友帮她宣传以扩大知名度,发红包感谢人家是必须的。

这样算下来,她入不敷出,但这些还不是最让她感觉艰难的。实际上即便亲戚朋友不说,不解一直都在,有时候陌生人更直接,他们会笑话她说“大半夜的不睡觉,玩疯了吧”或者“你们那也算职业?不就是网红吗?”诸如此类的话语,有时候尖锐得让她掉泪。

“这是我的工作,我靠自己的能力挣钱,我不怕别人闲言闲语。”面对这些抨击,张小路有着超出年龄的坚定,她说,她能唱能跳、能说能笑,有坚持、有定力、有梦想,“网络主播”是她所热爱的,也是适合她性格的一份职业,她愿意为此跋山涉水。

致青春

希望有一天,在直播间里为浏阳代言

25岁才踏足网络主播行业,其实并不算年轻,张小路的身后每天都有无数年轻的“小姐姐”“小哥哥”在崛起,她的前路又在何方?如此快速发展、快速淘汰的互联网,能帮助她实现梦想吗?张小路在思考,也迷茫,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80后”波哥和“70后”老友哩,她这才发现,青春的天空放飞着无数人的梦想,只要你拉着那根“风筝线”,无论你在什么年龄阶段都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80后”波哥,曾做过“淘宝店主”“淘宝客服”,由此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此后他又进入餐饮行业,搭上了“团购”“外卖”这辆车,这让他坚信,互联网是每个人的资源,只要你善于利用,一定能成就自己的价值。

“70后”老友哩,是当时社会的“弄潮儿”,他在业内被称为“浏阳网红鼻祖”,早在2008年就红极一时,和当时的“大毛哩”,一个拍浏阳视频,一个讲浏阳话,知名度很高。

“他们是我的前辈也是我的朋友,无私地帮助我、提携我。”张小路说。网络行业是个日新月异的行业,看起来走了一步,实际上是落后了两步,无论怎么努力,都像是迎风逆行。每当她聊起这些感触时,波哥和老友哩的感触更加深刻,三人于是坐一起认真探讨,结果发现大家的梦想、理想都差不多。张小路想成为带货大主播,想为浏阳代言;波哥想探究互联网,实现自身价值;老友哩作为网络前辈,对维护浏阳互联网秩序有一种责任,对培养下一代更有一种使命,他想让互联网为浏阳创造出更新的业绩。

三人于是结盟,相约一同进退,如果谁率先成为了“浏阳网络上最靓的仔”,其他两人就全力辅佐,让其真正实现梦想,也帮助其他两个人完成梦想。

张小路说,有了小团队后,她的心更加坚定了。每每看到外地有“帮贫困户卖农产品”,或者帮“家乡直播带动经济”,她就异常兴奋,这也是她的梦想,“我期望着有一天自己站在直播间时,代表的是‘浏阳’,是‘浏阳人民’”。拉了拉“风筝的线”,努力让梦想回到现实,要让自己成为大咖,必须得先“吸粉”,于是她便努力设计、创造更多原创段子,将其拍摄成视频上传至短视频平台,同时多参加浏阳各界的直播活动,打响自己的名气。

“我拍了一段‘初心仍在家乡’的视频。”张小路说这是自己情感的表达,也是梦想起航的见证!说这话时,她的眼睛闪闪发亮,这次不是由于美瞳,而是她的眼睛,正闪烁着青春和梦想的光芒。

记者手记

让自己决定什么时候老

青春,似乎是个热气腾腾的词,仿佛永远鲜活,但实际上,它短暂而匆匆,潮湿得有些泥泞。无数人从它身上走过,或留下悔恨的泪水,或留下忙碌的汗水。可是刹那芳华,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结果真正敢于说“我没有辜负青春”的,又有几人?

无怪乎人们对于“年轻人”有些异样的眼光,他实在是良莠不齐,许多人似乎是吃着青春的饭,却做着老年人的梦。更有人说,有些人25岁就死了,只是85岁才被埋掉,因为往后的那几十年,他都只是重复活在25岁那一年。有人不愿承认,一点点在空虚中变成废墟;有的人逐渐认识到,如同温水中的青蛙愿意再奋力一搏;有的人因为放不下那份初心,站在老年的阶段,仍放着青春的风筝。

许是因为难得,“95后”的张小路正在拼搏、“80后”波哥还在探索、“70后”的老友哩没有放弃,这些都让我感动。这个世界,本就需要青年人披荆斩棘,执着追梦;需要中年人不忘初心,重新博弈;需要老年人跨越年龄,活出精彩。只有这样,才能在白驹过隙后,回望来时路时,敢于说一句“我没有辜负青春”。

张小路说,为了出品“初心在浏阳”,她请波哥和老友哩帮忙。拍摄时,正值7月,那段时间不是暴雨就是烈日,他们为了拍一个2秒的镜头,开车跑了上百公里;为了拍石霜寺的场景,反反复复寻找角度,趴地上拍、爬树上拍、站车顶拍,无一遗漏;他们在车站拍摄时,淋了一场暴雨,怕感冒,几个人钻在车里,大热天开着热空调吹干头发。谁也没有放弃,谁也没说苦说累。

原来,青春不是年龄,青春是梦想、是执念,是朝气、是活力,是我已然错过了年龄,还一样来得及的“我愿意”。

北野武说,人生并不像一年四季那样分明,很难确切区分多少岁算是老人,所以我们必须自己决定自己老了没有。是吧!原来一切还未结束。也许你可以在月圆之夜,再拉一拉手中那根风筝线,你问“你还在吗”,如果心在悸动,那么不要再犹豫,你的梦想还在,你的青春依旧还在。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