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用文字和视频唤起老浏阳的记忆与乡愁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2-01-18 10:17:12
微浏阳
—分享—

六旬老人耗时3年,走访有故事的“同学”

用文字和视频唤起老浏阳的记忆与乡愁

09版老友记-7.jpg

1992年,李继秋和女儿在浏阳河西路(如今的通程商业广场附近)合影留念。受访者供图

小时候的西门、静静的南市街、北门岭上的老邻居……这些渐渐消失在时光里的旧城风土人情,在市民李继秋的笔下再次生动了起来。从2019年开始,李继秋利用闲暇时间走访老浏阳人,挖掘老城旧事,耗时3年,撰写了超4万字的往事回忆录《弯弯的浏阳河》。

“有些人觉得我是在瞎折腾,其实我只是想留住那些珍贵的记忆。”为了多角度展现浏阳的历史变迁,李继秋还自学了摄影和使用新媒体工具,在朋友圈和视频号中用影像唤醒久远的关于老浏阳的记忆。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江卉实习生王雪艳

记忆浏阳

撰写4万字回忆录,掀起回忆潮

今年60岁的李继秋是老淮川人,生在浏阳,长在浏阳,他见证了这座城市从老到新、从小到大的发展变迁,对于城市的一景一物都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

“你知道以前的西门口在哪里吗?”李继秋的提问让记者愣了一会儿,虽然从小在老城区生活,但是对于李继秋口中的“西门口”“南市街”“腊味坊”等地点,记者却知之甚少。

09版老友记-5.jpg

李继秋经常扛着摄影机去城区的各个角落拍摄照片和视频,记录美丽浏阳。受访者供图

看到记者很茫然,李继秋笑着说:“这都是我小时候常去的地方,随着城市的发展,很多地方都被高楼大厦所取代。我想写点东西,让更多年轻人知道老浏阳的故事,知道城市发展的万般不易。”

一直从事交通运输行业的他虽然工作忙碌,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会在书房写作到深夜,“趁着记忆还清晰,多记下来一点。”

从《小时候的西门》《老城名人》,再到最近刚刚完稿的《消失的乌江子船》,李继秋已经撰写了11篇文章,《弯弯的浏阳河》回忆录文字超4万字。

“从有印象时候起,我就跟着父母住在西门,在原来浏阳建筑社的后面。放学的时候,我会和同伴到建筑社楼顶眺望,上面视野开阔,入目是翠绿的山、荡漾的浏阳河,河边的船工喊着号子,河面上的乌篷船不断穿行,美得像一幅山水画……”11篇故事里,李继秋最喜欢的就是第一篇——《小时候的西门》。

“南市街已经拆了有20多年,有很多地方我都记不起来了,看到你的文字后,那些老邻居、老面孔、老地方又变得清晰起来,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太惊喜了!”“你的文章声情并茂,深深打动了我,里面提到的大保巷隔壁‘百乐门’就是我家。”“老浏阳之乡愁,过年之韵味,在心头交织,几十年过去了,仍历历在目……”李继秋将这些带着岁月记忆的文字在朋友圈发布后,更是掀起了“50后”“60后”老城关人的回忆潮。

城里车水马龙的道路和鳞次栉比的楼房,裹挟着人们扎进日新月异的快节奏生活里,读罢李继秋的文字,才能依稀打捞起这些属于老城关人的“乡愁”。

记录浏阳

自学摄影和剪辑,传播浏阳印象

其实,李继秋记录老浏阳的想法,来源于老友们的念叨。

“年纪渐长,就越发喜欢回忆过去,和老朋友聚会时提起的东西总是离不开小时候的西门、东门……”李继秋说,看着年近花甲的同学们反复念着过去的故事,一种“做点什么”的念头由此萌发。

有了记录老城旧事的想法后,李继秋开始四处收集资料和图片影像。除了去档案馆查找资料,拜访一些年长的老城关人成了这几年他周末的“大事”。卖年糕的曾昭富、打铁名匠刘金玉、老船娘袁玉连……这些有故事的“男同学”“女同学”成了李继秋最好的素材来源,一壶茶、一把椅子,坐下一聊,便能唤醒一个尘封的故事。

“对于我的到访他们都很开心,也借这个机会重新串联起了很多遗忘的情谊。”李继秋说,一个人的记忆是有限的,但一群人的回忆能再现很多场景。“他们说,我来听和记录,他们在这个倾诉的过程中又唤醒了更多的回忆。”

那些通过口述的老城故事只不过是旧时光的一隅,却在历史的洪流里记录了一座城的变迁、一代人的青春。花了几年时间把老城旧事捡拾起来了,但如何将这些故事传递给更多的人,对于李继秋来说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要让年轻人也愿意看,传播的手段就不能老套、古板。”好学的李继秋开始带着老花眼镜学习使用微信编辑器,更是从一个光圈都不懂的门外汉成长为摄影爱好者。他几乎每天清晨都会扛着摄影机,去城区的各个角落拍摄照片和视频,休息时就拿着手机研究视频剪辑和后期制作,还开通了视频号“弯弯的浏阳河”,定期更新。

“用笔记录人生经历,用照相机记录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在李继秋的视频号上,发布的短视频已超300条,视频内容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种是以黑白色调为主的怀旧视频,另一种则是色彩鲜艳记录浏阳美景的视频。

“视频是鲜活的,一条小巷,一段音乐,就能营造无限的回忆空间。”李继秋说,他的视频没有令人目眩的后期和特效,通常是由一个简单的镜头配上音乐,再写上几句他的所想所悟。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些简单的视频收获了不少关注。其中一个石板小巷的视频浏览量近6万人次,留言区更是变成了网友们的“回忆集结地”,麻条石上的土车轮印、梅花巷的浸萝卜、黎家大屋的读书声……那些旧人旧物,那些纯真的岁月,引起了网友们的集体怀旧。

“我会继续写下去,回忆过去的纯真岁月,记录当下浏阳的美好。”李继秋说,如果有可能,他会把这些故事收集成册,记录浏阳的发展,留下旧时的浏阳印象。

《弯弯的浏阳河》(节选)

《静静的南市街》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南市街是南北走向,全长也就七百多米,中间横铺麻石,下面可以排除污水,两边铺满砾石,宽的地方有六、七米,窄的地方只有两米多。街坊们称靠浏阳河的为下街、南头为上街。新水泥桥通车前有一座木结构桥,共有十个桥礅,只能过一辆汽车,木桥中间铺有两条10公分左右的钢带,专供独轮车过桥之用。汽车过桥时,行人需进入特设的行人避护栏中,因为年久失修,桥面两边有几个大洞,汽车经过木桥时护栏摇摇欲坠,胆小的人过桥真有些惊心动魄。为了图方便,仍有许多人到北岸城区上班、购物、走亲访友时走西门浮桥……

《腊味店》

老城关人不会忘记,在浏阳紫薇街口与人民路相邻拐角的地方,那个只有一层高、两个门店也就七八十平方米宽的腊味店。几个玻璃宝笼摆放有香肠、卤猪头肉、猪脚、猪尾巴等。进门左边放着几张方桌子,再进去就是小吃加工厨房,腊味店不大,但是五分钱一碗的味精猪血、一角七分钱一份的心肺汤、五角钱一份的猪脚、甜甜的广式香肠以及许多腊味给老百姓留下的记忆很深,是抹不掉的……

《北门岭上老邻居》

老北门岭不高,从原北岭出口花炮厂、对外贸易公司到烈士公园西门,呈东北—西南走向,大致是一千五百米长。

北门岭是条3米多宽的小巷子,中间一条麻石路上铺满了鹅卵石。不同于其它地方,麻石随坡而铺,运货的土车子载物重的话前面需要一个人背绳子帮忙拖……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浏阳日报-浏阳网首页